中考顺利

林言初.
做一个温柔的人.
想追上喜欢的人只有拼命努力.

要考试顺利,考上高中,不要让任何人失望,拜托了
加油哇

【白鹊】怼成恋人怎么办?

李白不喜欢扁鹊。

扁鹊也不喜欢李白。

这是A大学园每个人都了解的事实。

俩个人每次凑在一起都会冷嘲热讽,平日说话不多的扁鹊和李白互怼时可以说是非常毒舌了,然而俩人每次都战争都以李白失败而告终。

扁鹊也荣获称号“毒舌奶爸”

叫扁鹊奶爸是有原因的,扁鹊打游戏贼六,且钟爱辅助,但从不奶人,生生的将辅助玩成输出,逆风翻盘时时有,跟他匹配的队友痛苦并快乐着。

两个人一开始是不认识的,结下梁子是因为李白的嘴欠。

那日晚上扁鹊下了课就往宿舍走,周围黑漆漆的没有路灯,扁鹊又是一头长发,很不幸的就被李白遇上了。

李白可是人称花花公子,看见一个长发妹子(?)怎么能不撩呢?

身边的室友谁也拦不住李白疯狗一样的速度,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李白去送死。

李白跑到扁鹊身边减缓了速度,在他身后吹了个口哨,然后拍了扁鹊的肩。

“嘿!美人一起走啊”

扁鹊登时就停下了脚步,脸色阴沉沉的抬眸望着李白。

李白还没自觉,依旧嘚吧嘚吧的说着话,扁鹊忍无可忍说了话“我是男的。”

嗓音沙哑深沉不难听出这是男孩子的声音。

李白被声音吓到震惊的无以复加“男男男……男的?!”

李白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手足无措起来,结结巴巴说出的话又作了大死。

“可你长得这么好看……呃……真的好像女生啊”

扁鹊脸色黑成了锅底,长得像女孩这个话题一直都扁鹊的底线。

然后李白被揍了。

揍得很惨。

俩人还被教导主任捉到了,并要求俩人升旗时诵读检讨书。

念检讨的时候李白鼻青脸肿,扁鹊的脸只是嘴角擦破了皮。

李白实在不敢还手啊。毕竟是自己做错了。但是在全校女生丢脸这事李白不能忍!

于是俩人的梁子就此结下。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节奏。

俩人也算不打不相识,整天损来损去,周围的女生怎么看怎么觉得俩人有事情。

终于在又一次因斗嘴而上台演讲检讨而被全校师生连新来的学弟学妹都记住的俩人。

出名了。

有些腐眼看人基的学妹学姐们建立了组织,学校的白鹊贴吧悄咪咪的成立了。

扁鹊在不认识李白是时候也是沉默寡言的好学生一个。

至少从来没有被老师批评过。

近来扁鹊发现学弟学妹的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还有人看着自己发出了笑声,扁鹊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他走到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没什么不对劲啊?

李白近来也很困扰,以前追自己的学妹学姐们总是对自己露出姨母笑是怎么回事啊?

于是李白觉得很不爽,需要扁鹊来治治。

于是两人约在咖啡馆又好好的怼了一次。

结果当然是扁鹊赢了。

但是两人出门时反而是李白一脸清爽,而扁鹊一脸恨不得捶死李白的表情。

A大学园的学生则眼冒绿光,暗戳戳的想着今晚又有素材可以写了。

————

李白闲来无事也是爱逛贴吧,今天他就逛了一次,但他万万没想到逛了这一次就把自己的性取向彻底逛弯了。

李白点进贴吧,发现精华帖大大的写了一个白鹊,李白好奇的点进去。

闪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

“李白日常和扁鹊恋爱(斗嘴)记录

今天的李白依旧乐此不疲的去找扁鹊(男朋友)谈恋爱。李白将人壁咚在墙上,嘴上情话不停,扁鹊羞红了脸恼凶成怒的吻了上去…………”

为什么恼凶成怒要吻上去啊啊啊!原来我在学妹学姐眼中是这样的人吗!!还有扁鹊红脸什么的不可能吧!!

李白瞎了,他的逻辑思维也死了。但他按耐住吐槽的心思,继续往下看。

“李白今天没找扁鹊,扁鹊收拾完东西觉得内心空落落的,心想这个傻子怎么还不找我来。”

嗯嗯嗯?这绝对ooc了吧,但是……好像有点可爱???

他滑动屏幕继续看。

“扁鹊今天依旧买了两杯奶茶,第二杯不用猜一定就是给李白的。”

虽然知道扁鹊一直买两杯奶茶,但是第二杯扁鹊从来没碰过,吃饭的时候还一直拿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自己,而且吃完饭立马就拿着奶茶走……

由此种种,李白恍然大悟,原来真的是给自己买的(不)

李白看完了帖子。

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扁鹊,扁鹊的脸,扁鹊的嘴,还有那长长的头发……

完了,弯了。

弯成麻花了。

李白绝望的想着。

——————
扁鹊今天的心情非常好,因为打游戏连胜,论文也写完了等等。

以上种种,是扁鹊今天开心的原因。

扁鹊心情很好的去了食堂,日常点了两杯奶茶,然后李白神情飘忽的过来了,还拿走了一杯奶茶。

???算了算了今天心情好,不跟傻比计较。

扁鹊这么想。

李白一看扁鹊没反应,以为是默许了,心里瞬间乐开了花。

我就说,他肯定喜欢我。

李白则这么想。

他俩一起坐到了靠窗的位置,李白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奶茶,对扁鹊说“像你一样甜。”

“我不甜谢谢。”扁鹊觉得李白今天简直莫名其妙。

接着李白接下里的一句话吓得扁鹊差点把手里的奶茶扣在李白头上。

“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挺喜欢你的。”

扁鹊僵化了。

李白完全没注意到还絮絮叨叨的讲。

“我知道你买两杯奶茶说给我留了一杯,知道你每次下课收拾东西慢都是在等我,你每天跟我互怼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扁鹊终于忍不住说出了第一句脏话。

“我日你爸爸!!”

李白从善如流的接到“日我吧”脸上还挂着笑容。

完了,要世界末日了。

扁鹊悲愤的想到。

————————

最后俩人还是在一起了。(李白单方面认为)

贴吧每天都更新小故事。

楼主是李白。

——————

日常生活

“你为什么要留长发啊”李白问道。

“家族传统”

“哦,那我们未来的孩子也要留长发。”

“男人不能生孩子”扁鹊淡淡的说。

“那你是承认要给我生孩子了吗?”

然后李白又被揍了。

不过他依旧很高兴。

打是亲骂是爱嘛。

————————

在一起很多年后李白才知道原来扁鹊一直喝两杯奶茶。










白鹊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假期,李白在手机上看了一个新的姿势,兴致勃勃拿给扁鹊看,说“小医生!咱们开车吧!”

扁鹊在码论文,手一抖打错了两个字,但他仍然保持表面淡定,稳住了面部表情淡淡的说“我晕车。”

【白鹊】眉目含情

扁鹊有着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笑着时满眼都是风情,他用那眼盯着你时活像是要把你的魂都勾去,但偏偏他眼底又是一片淡漠,他从容淡定,波澜不惊,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他瞳色是绿色的,是大自然的颜色,拥有着勃勃的生机,他眨眼的瞬间有如翡翠一样夺目。

若是谁被扁鹊喜欢那可真是幸运,他温柔的注视着你时仿佛天地都只剩下了你一个人,让周围的景色都黯然失色。

可惜他眼中只有李白一人。


李白的眼睛是极好看的,他一双桃花眼含情,他的眼尾略弯,笑起来像小月牙,他喝醉时更是醉人,他眼神迷离梦幻,眼角四周都带了些红晕,他似醉非醉的招你来喝酒,他蔚蓝色的眼睛像是最深的湖水,让你沉醉进去出不来,但他周旋在各朵桃花中偏又不动真情,他看惯这世间的风情,再怎么妖娆的女子也不能吸引他的目光流连。

偏偏他动了真情,就像湖面刹那融化,他眸子里的温柔要满的溢出来,眼中的光芒说是天上最亮的星星也不为过。

他会盯着你,向你伸出手介绍他的爱人“这是我的爱人扁鹊。”然后勾起笑容,让你醉倒在他的温柔里。


两人眉目含情

亦是一见钟情。


【白鹊】赌气

酒吧里灯红酒绿,女士们穿着暴露的衣着去勾引身边的男士,男士们拿着酒杯眼露精光寻找猎物,而在这混乱的一幕里,偏有一个格格不入的家伙。

扁鹊拿着酒杯做到吧台前的椅子上,他晃动着酒杯里红酒,带着眼镜的眼神微微有些茫然,他穿着白色的外套,里面是酒红色的衬衫,显得整个人更是出淤泥而不染。

他把酒杯放到吧台上,向四周张望似乎在寻找着谁。

“先生你在找谁?”

一个软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偏又夹杂着一丝妩媚。

扁鹊回头看了看。

褐色大波浪的卷发,一身红裙子到大腿,露出小腿光滑细嫩的皮肤,她身材也好的不像话。

是个漂亮的女人。

扁鹊理智的想。

“是的,我是在找人”

扁鹊出于礼貌这么回道。

“你找的人大概什么样子呢,或许我知道哦。”穿红裙的女人贴近了扁鹊一些。

“他啊,一头褐色的头发有些微卷,穿的是黑色的外套,嘴角总是含笑,好像还叼了根草进来,哦对,他眼睛很好看”

扁鹊说到这里顿了顿,微微勾了勾嘴角“对,他的眼睛很美,像有星辰大海。”

“那个人是先生的什么人呢?”红裙女人又问到。

“算是恋人吧……”扁鹊的声音带有一丝迟疑。

“这样的女生我可没见过呢,见过的话一定有印象的,既然算是恋人,那就是还不算完全的恋人,先生不考虑考虑我吗?”红裙女人几乎是贴在扁鹊的耳边说话。

“对不起。”扁鹊往后推了推她保持了一个礼貌的范围。“我不喜欢女人。”

女人耸耸肩,也向后退了一下,道“那可真是可惜,不过先生你一定很喜欢那人吧,你描述那人的时候表情都柔和了下来啊”

扁鹊眼睛撇到一个角落,忽然拿着酒杯站了起来。“抱歉失陪了”

他走到一半又回头对那女人笑着说“是很喜欢。”

——————————

扁鹊拿着酒杯走向那个角落,角落里好一副混乱的场景,中间的男人左拥右抱着,嘴里的草一边说着话居然还没掉,旁边的两个女人都快把腿放在那男人身上了。

扁鹊沉了声音喊道“李白。”

李白看见扁鹊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却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还把手放到了旁边女人的肩膀上。

扁鹊劝说自己要冷静,毕竟李白是一个很皮的人。

扁鹊抿起了嘴角,把那两个女人赶走一下子坐在李白的腿上,举起酒杯道“先生,喝一杯?”

扁鹊决定配合这个男人演戏。

李白笑了起来,拿过扁鹊手里的酒杯一口气把酒喝了。

还吻了吻扁鹊的脸,把手放在扁鹊的腿上来回抚摸。

扁鹊实在受不了了,偏过头吻住李白,黑着脸问“闹够没?”

“够了够了”李白立马答到。

“那回家吧”

李白点点头牵着扁鹊的手走出了酒吧。

————————

回到了家里扁鹊沉默着把一块手表给李白带上去。

“我赶完手术就回来了。”扁鹊这么解释道“我没有忘记咱们相爱9周年”

是的,李白赌气的原因就是认为扁鹊不重视自己了,把相爱9周年忘记了,所以李白去酒吧气扁鹊了。

“李太白,别这么幼稚了。”

李白刚高兴起来,听见这话立马低下了头,像大狗狗耷拉下自己的耳朵一样。

扁鹊把头放在李白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说

“我最爱你”

然后李白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轮回

“你还认识我吗?”

“啊对你大概是不认识了,毕竟这是另一个轮回的你。”

李白干净纤细的手指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他点燃烟抽了起来,烟雾缓缓升起模糊了视线。

李白的眼神迷离起来,他自言自语的说“这是第三个世界了啊……”

“我还是没有赶上你,你又丢下我了”

“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很长时间陪你,总能找到救你的办法,我可以轮回好多次的,所以你下个世界一定要等我。”

血迹顺着台阶一滴一滴的滴下去,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李白听到这个声音忽然止住了话语变得慌乱起来。他手忙脚乱的去找能包扎伤口的布,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浑身开始发抖,他用牙咬着衣服却撕不下来哪怕一条布。

“别走别走……”他捂着那还在流血的伤口喃喃道。

他从夜晚一直坐到到黎明破晓,感受着怀里的身体慢慢变得冰冷,最后变得再无一丝温度,他终于站了起来。

他看着双手的血迹,眼角的泪水流过脸庞,他揪住自己的头发,咬紧嘴唇直至血肉模糊也不松口。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你等我。”

李白说了这三个字之后像是松了一口气,嘴角也挂上了笑意,他缓缓走到扁鹊那已经冰冷的尸体的身旁,他在旁边躺了下来,望着那黑漆漆的天空。

雨还在下着,雨水划过扁鹊的脸庞,看着倒也像是在流泪了。

李白闭上眼陷入黑暗中。


“宿主9号您准备好下一次的轮回了吗?”

“开始吧。”





【王者荣耀】假如你要离开他们

1.扁鹊
你进到他的药院时他正在制作新药品,你看他认真的样子有些愧疚,但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呐,我要离开了。”他站了起来,手中的药瓶滑落到地上摔得粉碎,像极了他慌乱的心情。他看着你的眼睛张了张口却还是没说话,胡乱的塞给你一堆药品,然后开口道

“照顾好自己。”

2.白起

他在院子里挥舞着镰刀,看见你来了,语气有些兴奋的说“我这把新刀好不好看?”你犹豫着点点头,叹了口气,还是说了自己要走的事情。他的表情愣了愣,伸手抱住了你,他的声音颤抖着说

“别丢下我”

3.李白

他坐在石凳上喝酒,你坐在另一旁,陪他聊着天,你忽然说:“我要走了。”他有些不相信,又问了你一遍,得知你真的要走之后,他哈哈大笑起来,看起来没有丝毫不舍,只是眼眶有些红,然后他挥了挥手,喝了口酒说:

“陪我最后一次喝酒,不醉不休。”

4.庄周

你看他在鲲上睡觉,担心自己走后他是否能照顾好自己,左右思考还是拍醒了他,他睁着眼睛似乎还没醒,却在听说你要走后激动的跳下了鲲,他看着你眼里有浓浓的不舍,但还是点点头。

你走后,他看着你的背影,说:

“其实我在梦中梦见了啊。”

5.狄仁杰

他拿着令牌巡逻走回来,一整天的疲惫使他的衣服有些脏,显得整个人累极了,你有些不忍说出这个事情,但还是开口说了出来,他看着你意识到你不是在开玩笑,忽然激动起来说:

“我以法律的名义不允许你走。”

6.诸葛亮
他正在解棋局,明明是一个世间难解的棋局,他却显得轻松极了,还差几步就可以解开的时候,你敲门走了进来,他嘴角带着笑看着你,当你说出你要走的时候,他的笑意僵了一下,半晌过后,才声音沙哑的说“好”

他呆呆的看着棋局,却怎样都没了心思,他推翻了棋局,苦笑着说

“我算尽天下事,却算不到你的心思。”

7.刘邦
他站在院子里看着冬日里开的正艳的梅花笑意盈盈,对着你谈朝廷上的不如意,他自顾自的说着,没有在意你的沉默,你打断他的话,对他说自己要走了,他猛然回头,对你说

“你别走,我不要江山了。”

8.韩信
韩信刚刚沐浴完,红红的长发披散着,他拿着一本看起来很高深的书,见你看着他,他便放下书对你笑,然后招手让你过来,你顺从的到他怀里,让他抱住,一起陪他看那本书,过了半晌你还是说了自己要走的事情。他抱住你的胳膊一僵,过了一会才道

“好”

长发遮了他的表情。

9.李元芳

他拿着飞镖向靶子扔去,无一虚发,每个都正中靶心,每次射中时,他就得意洋洋的向你勾勾唇,像是一只等待夸奖的小动物,你静静的看着他玩飞镖,对他道我要走了。他拿着飞镖的手一抖,第一次偏离了方向。他向你跑过来,两只耳朵都耷拉下来,显得委屈极了,他小心翼翼的捏着你的衣角说

“我让你摸我的耳朵好不好。”

10.赵云
他在战场上又一次受了伤,还很严重,血浸湿了衣服,他却浑然不知道痛一样,仍是面无表情的斩杀着敌人,等到战争结束,你给他包扎好伤口,对他说我要走了,他从座位上一下窜下来,抓住你的胳膊,伤口又裂开了也不管,眼睛死死的盯着你,表情第一次有了变化,开口道

“我不准。”

【邦信】大梦一场

“刘季……”

浮生若梦,彼此大梦一场,梦醒,也就散了。

01.

冬日里梅花开的正好,阳光暖洋洋的照的人浑身都暖。

韩信闲来无事就喜欢坐在院子里面晒太阳,拿一把小竹椅,眯着眼睛,懒洋洋的一躺,那真的在舒服不过了。

这日的阳光依旧很好,初雪也被融化的差不多,泛着莹莹的光。

韩信坐在着椅子上准备在这里过一个难得的午休时间,他闭上眼,享受着身体被阳光照耀着的感觉。

02.

刘邦来时身后跟着一两个贴身的随从,他走到韩信的院门口就停下来,他往里面望了望,然后挥挥手让身后的人退下,自己放慢脚步走了进去。

刘邦还没走到韩信身边,他就睁开了眼睛,笑着说

“陛下怎的亲自来了。”

刘邦笑笑没回答这个问题。

他看着韩信的容颜,阳光逆着下来,照的韩信的笑容有些模糊不清。

他突然就很高兴。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高兴,连这几日的战事似乎都忘在了脑后。

似乎是觉着这样的气氛有些尴尬,刘邦张张口说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习武之人大多耳目聪敏。”韩信站起身行了个礼。

刘邦想:这是在说他睡着了,却被自己吵醒了吗。

有点可爱。

刘邦忽然的笑容让韩信摸不着头脑。

“那陛下有什么事情吗?”

提起自己的来意,刘邦的烦躁又涌了起来。

连笑容也沉了下去。

他沉吟一下开了口“你认为……关于项羽这战事……”

韩信看出他的犹豫,又笑了起来,行了个礼说“您所到之处,必将战无不胜。”

刘邦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特别想摸摸他的头,可最终也没下手,只是笑着说

“那就借韩将军吉言了。”

他掩去眸子里翻涌的情绪拂袖走了。

03.

战无不胜啊……

刘邦把玩着手中的棋子,不禁又想起那人认真的样子,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说战无不胜,那必定是会胜利的。

隔日,刘邦任命给韩信、彭越等人割地封王。

并趁楚军军心瓦解时进攻,最后项羽准备带兵突围,却未能成功,项羽自刎与乌江。

战事喜讯传来时,韩信只叹息一声,低声呢喃“这西楚霸王,就这么没了……”

其实韩信更为那营帐里痴情的女子叹息,那么痴情的一个人,大概是陪项羽一起去了吧。

韩信望着那碧蓝的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04.

“韩将军,寡人来了”

他晃晃手中的酒瓶,冲树下坐着的那人说。

韩信正仰头看着星空,闻言垂下来眼睑,起身便要行礼。

刘邦却快走几步,按下了韩信

“韩将军不必多礼,今日傍晚来找你只是想让你陪寡人喝两杯。”

韩信抬头看了看他,也没坚持,又顺势坐下了。

“那韩信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酒过三巡。

两人都有些醉了。

不过就是韩信醉的更厉害一些,毕竟刘邦喝的比他少。

两人醉醺醺的,话匣子也都放开了。

韩信指着天上的星星说

“陛下您看,这晚上的星空。”

“很美。”

“是呀,不知人死后会不会变成星星呢?”

刘邦抿抿唇,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大抵是吧。”

韩信听完这个答案后有些不满意,他趴在桌子上,皱着眉头,撅着嘴,嘟囔着“肯定会变成星星的,陛下说的不对……”

像个小孩子。

刘邦这么想,压根没有在意韩信的话,他拿下身上的披风,给那醉倒之人盖上,然后又拿起一壶酒,望着月亮,似乎在与月亮共饮酒。

他眼神也有些迷离了,却又在刹那之间清醒。

他喝完那壶酒,低头看那醉酒的男人。

韩信已经睡着了,脸有些微红,头上的发丝垂下来几绺,他呼吸声轻轻的。

刘邦感觉自己的心跳忽的加快了。

刘邦眼神变得渐渐深沉,他低头吻了下来,只是沾了一下,就马上离开了。

他迅速起身,看向周围,没有人。

他暗自恼火,一边想怎么会对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一边快步离去。

待刘邦走后,韩信睁开了眼睛,那里面甚是清明,哪里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他把披风揪了下来,扯到鼻子下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起来“呵……”

他望着月亮,望着这场闹戏里唯一一个观众,轻声道“要起风了……”

05.

战事历经三年多,结束时,许多人高兴的喜极而泣,嘴里念叨着“终于可以去看老婆孩子了……”

对于他们回家的这些请求,刘邦倒是没有多大反应,他也一一应允了。

刘邦批完他们的请求之后,忽然就很想去看看韩信,去那个小院子坐一坐。

他向来随心,有什么想法就要立马去做,他让随从拿了披风,又驱散了仆从,独自走去了。

刘邦穿过一条小径,旁边的梅花开的好看极了,他伸出手折了一支腊梅,看着梅花想的却是那人红发将梅花别在耳边的样子。

定然是好看的。

这个想法忽的冒出来就再也收不住了。

刘邦加快脚步,想要急切的见到他。

走到院门口,刘邦看见韩信正在院子里喝茶。他拿着梅花走了进来,想要从背后悄悄的给韩信别上这支梅。

快走近了,韩信却忽然回过了头,眼里的惊讶一闪而逝。

韩信立马反应过来向他行了一礼,却没有等到那人说平身,又过了一会,耳边传来异样的感觉,韩信用手摸了摸,摸到一朵类似花的东西。

“别摘”那人命令般的道。

韩信依言放下了手,一动不动的听话极了。

“起来吧,以后你我二人独自相处时就不必行礼了。”
刘邦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韩信愣了一下,心里想,不知陛下从何而来的好心情,竟这么高兴。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起来了,又想摸摸那耳边的东西。

“是梅花。”

似乎知道韩信心中所想一样。

“跟你很配。”

韩信的脸有些红了,却没忘记礼仪,回道“陛下说笑了。”

“韩卿……重言”

“你心悦我吗?”

刘邦问出这个问题,感到自己的心里轻松了许多。

“我是心悦你的”刘邦没等韩信的回答又立马说出这一句,似乎生怕被拒绝一样。

韩信身子都僵硬了,愣了许久,才说到“真的吗?”他的嘴唇哆哆嗦嗦的,口齿都有些不清晰,他被这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

刘邦听到这话叹息一声,抱住了韩信,在他耳边轻轻道“是真的。”

“陪我做个梦吧。”

刘邦这样说道,吻住了韩信的嘴唇,于是所有的话语都融进了这个吻里面。

06.

在一月多的时候,雪又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俩个人坐在屋子里面,捧着热茶,聊着家常。

“出去玩雪吗?”韩信兴致勃勃的问道。

“好啊”

于是两个人像半大的孩子,打起了雪仗,最后进屋的时候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阿嚏”韩信抱紧了自己,道“好冷啊”

刘邦看他一眼,露出笑“不是说玩雪的时候了?”

“谁能想到会这么冷啊……”韩信小小声的嘟囔,却还是被刘邦听见了。

刘邦笑笑命令人打了热水进来,说要净身。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热水就好了,冒着袅袅的白烟。

刘邦脱了湿的衣服,看着韩信道“一起吗?”

韩信看着刘邦的笑脸,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等到韩信被刘邦在水里搞得腰酸的时候才后悔,后悔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被美人计诱惑了。

07.

雪下了一夜,第二天醒时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刘邦看着被子里面还在睡红发的青年,无声的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柔了眉眼。

刘邦思来想去,这大抵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吧。

吃得饱穿的暖,没人欺辱,还有一个爱人。

真好啊。

“若能这样一辈子多好。”

08.

距离上次刘邦来见韩信已经过了十天了。

韩信知道是什么原因,却尽量不去想。

直到张良的拜访。

张良将人带进了屋子,拿来了纸张,写了四个字“隔墙有耳。”

韩信摇摇头,示意没事。

张良面带惋惜的看着韩信,似乎已经看到了韩信将来的命运。

“你走吧,离这里越远越好。”

韩信仍是摇头,苦笑着说“我知道。”

知道什么呢?知道那人对自己起了疑心,怕自己叛变。
知道那人对自己的情谊怕是已经散了。

自古帝王多疑,又有几代帝王对手下掌握兵权,实力强大的属下不疑呢?

韩信想的通透,却仍然不走。

见劝不动,张良叹了口气,拿上纸张,摇摇晃晃的走了。

张良走后,韩信又苦笑了起来。

怎么走呢?自己早已动了情,陷了进去,没法走了。

罢了。

这梦…也该醒了。

韩信摇摇头,看着窗外飞来飞去的鸟儿,好像是在羡慕又好像不是。

09.

张良来的第二天,韩信上朝时就被贬为淮阴侯,像是早就知道一样,韩信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像是个没有生气的人,只等着别人给自己一刀,捅自己个鲜血淋漓,好让自己清醒过来。

“喳”韩信低下头,声调没有一丝起伏。

龙椅上那人看着韩信,眼底的复杂别人看不懂,有爱,有不敢置信,还有一抹厉色。

刘邦闭上了烟,手却有些轻微的颤抖,他大声喊道

“退朝!”

似乎声音越大就能掩盖自己的慌张一样。

010.

刘邦出征讨伐敌军去了,却没有带上韩信。

午时,吕后带着一堆随从来到韩信的住所。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怎么回事,他们为韩信而叹息,却没有一个人打算去为韩信求情。

韩信自然知道过一会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他面色却没有一丝畏惧,似乎知道自己要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韩信从容的跟着吕后到了长乐宫,竹竿穿心之痛都抵不过心里的痛。

他……还是不信我啊……

韩信抬起头,眼前已经泛黑,他感到自己的灵魂和肉体都被撕裂了一般,竹竿一根一根的穿透了过去,流了一地的血。

“刘季……”

“我从不后悔……”

011.

刘邦大胜,周围的大臣或真或假的祝贺着,他眼睛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想见的人,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他的贴身侍卫向刘邦走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刘邦猛的丢了盔甲,跌跌撞撞的往一个方向跑去。

可他还是来晚一步,只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人,他想要流泪,却流不出来,只觉得心中的悲伤像汹涌的海一样把自己掩埋了。

他双眼失了神,抱着韩信的尸体呆呆的坐了一个下午。

直到傍晚,刘邦好像才回过神。

“你怨我吗?”

这句话问出口,却再也没人回答了。

一滴眼泪划过了韩信的手背。

这梦,终是醒了,只是结局太过难看。

曲终人散也不过如此。

“重言,我心悦你。”

                                  

——————————————————————

跨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喜欢邦信





【王者荣耀】向鲤鱼许愿

ooc有
搞笑向

*

不知何时屋里挂出了一副鲤鱼图,据说向鲤鱼许愿会得到祝福,于是众人……

1.云亮

一天晚上

韩信绑着黑面巾悄悄的来到了鲤鱼图面前。

很好,没有人。

他走了出来,许愿到

“我的愿望是,李白不再抢我蓝给扁鹊!”

第二天早上韩信神清气爽的去打了局排位,遇到队友赵云频繁抢蓝给诸葛亮。

韩信表示???

2.邦信

张良专门挑了一个良辰吉日,起身准备去许愿。

他站在鲤鱼图面前,郑重的说道“希望君主能不整天沉迷韩信的美貌,这样下去大汉怕是要灭亡了……”

絮絮叨叨的从早上说到下午,才住了口,他觉得自己的诚心已经感动到了鲤鱼,于是满意的走了。

第二天,张良照旧去上朝,他上朝途中敏感的发现今天的君主有些不同。

下朝后,张良跟踪刘邦

“啊,重言的屁股可真好……”刘邦嘟囔着。

看来君主确实没有沉迷韩信的美貌了呢……呢个屁啊!

看来大汉还是要亡。

张良悲愤的想。

3.备香

刘备带着头上的小鸟准备去许愿。

他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孙尚香照顾孩子的背影,思考着自己的夫人为什么不跟自己打匹配了。

他走到鲤鱼图面前道“希望明天香香明天能跟我匹配!”

然后带上头上的小鸟回家吃饭了。

第二天打开游戏,随机匹配一把。

嚯,这不是香香吗!

但为什么在对面!

刘备纠结的抓着头上的鸟。

鸟:“老子快窒息了,快给我放开!”

4.白鹊

李白走到鲤鱼图面前

“最近不知为何都打不到蓝了,所以我就想要个蓝”

第二天李白打游戏时每个人身上都有了蓝。

李白有点心神不定。

扁鹊“这下李白总能安心打游戏不送蓝了吧”

那一把扁鹊超神,李白超鬼。

游戏结束后,据说扁鹊举报了李白。

李白:咋回事啊?搞事情啊?

5.策约

百里守约毕恭毕敬的看着鲤鱼图,小声的许愿道

“希望弟弟多吃肉,当然也要营养均匀!”

说完守约立马开着大招位移脸红的走了。

第二天。

凯“我的肉呢!”

木兰“我的养颜蔬菜也没了!”

……

据说第二天整整一天长城的众人连一块肉和一块蔬菜都没吃到。

除了守约和玄筞。

【白鹊】吵架

*

“别再见面了吧。”

扁鹊对着床上躺着的男人道。

床上那人刚刚醒来似乎还有些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他捂着因为宿醉而头痛的头勾了勾嘴唇说:

“好啊”

别走。

门被轻轻关上,屋里没了声音。

“你这说话文绉绉的毛病倒是一点没改啊……”我倒是不希望你走的。

后半句倒是没说出来。

但也没人回答李白了。

只剩屋子里钟表滴滴答答的走着。

*****

“秦医生在吗?”

外面一个人捧着花问这医院的工作人员。

那个人摇了摇头“我从昨天中午就没看见他啦,好像是请假了呢。”

“话说这几天秦医生脸色都不太好啊,你要是想感谢他的话,最好过几天再来吧”

另一个医生接口道。

“啊,谢谢,那我改天再来吧。”

“我觉得那个送花的男人我从哪里见过啊”

“咱们这医院这么多人,见过也不稀奇”

“不对不对,他身上的气质有点不一样啊,好像……好像……是那个李白身边的助理??”

“你可不要开玩笑了,李白?他那种明星的助理来这里干嘛啊”

“也是诶……”

两个医生闲聊着很快就将这么一个小插曲忘记了。

*****

扁鹊手里的咖啡冒着袅袅的热气,他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杯壁。

已经一个星期没见了呢,他默默的想着,然后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不甜,苦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他将咖啡杯放下,把手机缩在袖子里面,看着外面。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啊。

他在干什么呢?扁鹊突兀的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随后他摇摇头,似乎要把脑子里这个想法也摇出去一样。

肯定是在陪哪一个艺人吧。

扁鹊越是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脑海里越是浮现李白的一颦一笑。

我们两个本来就不合适呢……

他苦笑了一下,似乎把咖啡的苦味都含在了嘴角。

然后又是面无表情了。

*****

他付了钱走出店,向家的方向走去。

果然很冷啊。

他搓了搓已经有点被冻红的手,自己的体质是最不耐寒的,他心里也是清楚的。

“越人!越人!”

身后传来一个在熟悉不过的声音,扁鹊的身子僵了僵,还是回过了头。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带着墨镜和帽子,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人。

李白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叫错了,小心翼翼的又叫了声:“秦缓……”

“嗯”扁鹊的仍然是面无表情。

不过这已经让李白足够欢喜了“你在这干什么啊?”

“喝咖啡。”扁鹊说。

“那……”

“李先生还有事情吗,没事情我先走了。”

李白的话刚说一个字就被打断了,他的表情显然僵了一下,不过随后又像没发生过一样。

“有事情啊,一起走走吗,反正顺路。”

“我记得你家不在这个方向的。”扁鹊拆台子说。

“搬家了。”李白面不改色的继续扯谎。

扁鹊懒得理李白,抬脚就走。

这人脸皮还是一如既往的厚啊。

“等等我!”

李白回头把车钥匙丢给助理,嘱咐了几句,然后追向扁鹊。

一路上李白还是絮絮叨叨的,扁鹊偶尔回那么一两句。

就这样到了扁鹊家门口。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李白笑盈盈的说。

“你又来干什么?不是结束了吗”

扁鹊神色淡漠的道。

李白听见这话笑笑没说话,顺势挤进了扁鹊家门口,自来熟一样换了鞋,然后说“谈谈吧。”

扁鹊没说话,似乎也是默认了。

“话说你还留着这双鞋啊……”

他自顾自的说着,也没管扁鹊理没理他。

“怎么找到我的。”

李白自说自话时突兀的插入一个声音。

“就是想随便逛逛,然后自己的脚就走到咖啡馆了。你说是不是缘分呢?”

等了一会,又没了声音,只剩水咕嘟咕嘟的声音。

李白耸耸肩,显然已经料到会遭受这种冷处理了。

他打开电视,随便播了一个节目,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咬了一口。

“你还喜欢我吧”

李白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人沏茶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忙活,似乎没听见一样。

“我可是还喜欢你呀”

“在你又找了一个艺人之后?”

李白被噎了一下,他挠了挠头,嘴里嘟囔着“都说了是工作的朋友啊……”

“第18个工作的朋友。”

“呃……”李白这次说不出话了。

扁鹊走了进来,把茶水放在桌子上。

“走吧,喝完茶就走吧。”

李白摇摇头,侧过身子抱住扁鹊的腰,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黏着。

扁鹊叹了口气“有意义吗”

李白点点头。

“只要是你什么都有意义。”

扁鹊想要把李白的手扒开,但是李白却抱的越发紧了。

“从大学到现在,也该结束了吧。”

“可我还想跟你结婚。”李白紧追不舍。

“你的事业呢?你的父母呢?不要了么?你既然有你的顾虑,就该知道我也有我的尊严。”

李白沉默了。

“你我都不是年少轻狂的那时候了。”

扁鹊很少说过这么长的一段话,他揉了揉眉头,感到很累。

他就是这样,每次都像个孩子一样。

可他能怎么办呢,他就是喜欢这样的他。

李白的手已经松开了,可是扁鹊感到自己的心上却又一道上了一道枷锁,勒的他喘不过气。

扁鹊站了起来,回头看了看李白,两人视线对上,而后又很快移开。

“你要是不想回家,就在这里睡”

“我还是想和你结婚。”李白收起了平日不正经的样子,有些严肃。

“喜欢就在一起,别辜负了相遇。我妈从小就这么跟我说。”

李白从沙发上起来,从背后抱紧扁鹊。

“我觉得我很喜欢你。”

他吻了吻扁鹊的耳朵。

扁鹊忽然就不紧张了。

反正是这个人,又能怎么样呢?

“嗯。”

他回身吻住李白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