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子夕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我喜欢的人玩全世界最好的李白.

【白鹊】狐休(2)

上一篇头像,外链我咋弄不出来。

>>>>>>>>>>

庄周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狐狸回了洞穴,怀着的狐狸小小的蜷缩成一团,小爪子时不时的动一下,像是很没安全感的样子。

庄周到了自己的洞穴,便把狐狸放下来,看着他沉睡着,天色渐渐昏沉下来,末了庄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站了起来

“罢了,我就再为你去看看吧。”

他这么说道。然后给睡着的狐狸盖上了被子。

>>>>>>>>>>>>>>

医院。

床上褐发的男子睁开了眼睛,旁边守着的护士正在给他换点滴,见他睁开了眼,语气欣喜的大声喊到“院长!院长!李白醒了!”

然后就听见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许多人冲进病房,甚至还有一个狗仔,原因无他,李白是个明星,这次的车祸事件足足昏迷了五天,差点变成植物人,他的粉丝差点哭成泪人,李白醒了这种大事情不传出去,狗仔还有何意义!

院长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身旁的医护人员一直在赶人,嘴里念叨着“病人刚醒不能受刺激呀,赶紧走赶紧走。”

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人反而又增加了。

李白刚刚醒来,脑子还有些不清明,但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条件反射的调整出一个完美的我微笑,然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我的助理呢?”

声音却是嘶哑难听的。

一瞬间周围静了一下,闻声走出来一个黑色头发,浅绿色瞳孔的人,那个人穿着皱皱巴巴的西服,看样子也是一路挤进来的,然后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

“我在这里 。”

那人这么说道。

李白忽然低下了头,揉了揉眼睛,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些想哭,为什么呢,李白脑袋有些痛。

“回家吧”李白张口对那人道。

那人稍微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说好,然后去找院长办出院手续,顺便一起和护士们把不重要的人赶了出去。

病房由一瞬间的嘈杂转换为安静,李白还有些不适应,他睁大眼睛盯着纯白的天花板,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

他试着坐起来,发现身体什么不适感也没有,然后车祸骨折的手臂也接的好好的,像是没发生之前的事情一样。

之前,之前似乎有人跟自己在一起逛街,是谁?是谁呢?

李白头一阵痛,闪过一个影子,带着长长的围巾,大声嚷到“李白,小心!”似乎撕心裂肺。

李白蹲在地上,捂着头,眼泪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往下掉。

“李白?”

李白的助理庄周办完出院手续后来到病房不确定的喊到。

然后看到李白满脸泪水的看向庄周,喃喃自语道“他是谁?”

“谁?”

“围巾,紫色围巾。。。”李白吐出这几个词汇。

沉默了一会,庄周想起了洞穴中的狐狸,然后轻轻摇了摇头,道

“你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回家吧。”

“家?好,回家。”

李白浑浑噩噩的站起来,任由庄周给他乔装打扮,为了避开医院门口的粉丝和狗仔,这是必要的。

我的家在哪?

李白忽然想到。

【白鹊】戏子


角落里的人缩着身子衣衫凌乱,肩膀止不住的颤抖,一头黑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神情,平时只有在弹琴时才拆下来的绷带也散落一地,床上遗落的血迹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和吻痕,似乎证实着昨夜是怎样的欢爱,怎样的激烈。

听见门响的声音,那人颤抖的更厉害了,似乎还有轻轻的呜咽声,他似乎一直在念叨着什么“抱歉…求你停下…停下”

李白看到扁鹊这个样子简直想杀人的心都有,但他强忍着怒气,抱紧了怀中人在他耳边说着“没事了没事了”说了一遍又一遍,怀中的人才勉强平静下来,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李白怀中。李白给扁鹊拢了拢衣服,此刻扁鹊才像刚缓过来一样“太白……太白。”李白柔了语气,轻轻道“嗯,我在。”

“你回来了……你回来的太晚了。”

“太白……我不干净了。”

扁鹊的俩句话说的李白扎心似的痛。

“没事的,我喜欢你,只要是你,都没关系。”李白对怀中的人说道。

扁鹊又剧烈颤抖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李白,抱我。”扁鹊双目无神的看向李白,一遍一遍的重申着要求“抱我,李白。抱我”

李白看向扁鹊,撞进一双毫无希望的瞳孔,心中又痛起来,低头狠狠的咬住了扁鹊的嘴唇,将舌头伸进去,带着一股血腥味,扁鹊跪在地上被迫的承受着这个吻,李白捧着扁鹊的脸,闭上眼,神情严肃的像个信徒一样,似乎他吻得是他的神一样。

这是我的神,也只能是我的神。李白这么想到,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俩人起来时都脸色红润,扁鹊的嘴唇破了皮,似乎随时要滴血一样,扁鹊忽然笑了,笑的绝望,他拿起李白别在身上的剑“太白,跟我做爱,然后杀了我。”

他这么要求道。

〉〉〉〉〉〉〉〉〉〉〉〉〉〉〉〉

忽然蹦出来的脑洞,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些什么。

【邦信】曲终人散

铮铮傲骨,铁血男儿.
黄沙漫天,血溅沙场.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红发少年手执一把剑,对后面将士说道:“只要我韩信在一天,便护他江山一天,不死不休!”
后面将士亦大声附和:“臣愿追随韩将军一同守卫疆土!”
“嘿呀嘿呀!”

……

不知道是谁先开了个头,大家便一起喊起来,虽是残兵,不足五千人,但士气仍在.

营帐中.

“军师,这次胜率多大?”
韩信手抚摸着剑,静静的问道。
“不到五十的几率.”
张良小心翼翼的说着。
“足够了!待会你随一部分将士回国都,他们会护你周全的。”
“那你呢?”张良反问道。
静了一瞬,韩信又很快回到:“他说过了,只赢不许输,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痴儿。”张良苦笑着说,却仍是退出了营帐。

营帐外寒风呼呼的刮着,像是要毁天灭地。

“是啊……”韩信的声音几不可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韩信便带领五百人去偷袭敌方营,一百人护送着张良回国都,剩下的兵便准备好随时应战。

韩信他们打晕了守卫,并成功的杀死了营帐内的几个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韩信他们退出来时,损失了五十个人,被乱箭射死。

隐藏在冰天雪地的剩下的兵不知谁喊了一句“杀!”
便都冲了上去,战争及其惨烈残酷。

但最终还是韩信他们胜利了,以不足五千人战胜了敌方七千多人,惨胜,只剩下不足十几余人还站着,还都负了伤。

韩信杀死最后一个敌人,对方温热的血溅了他一脸,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韩信扔了手里的剑,失神的看着周围的尸体,踉踉跄跄的要向前跑去,眼前忽然一片猩红,什么都看不见了,回过神时,便躺在了地上,也不知谁的血溅在了地上,形成一朵朵的花。

正好天空洋洋洒洒的下起了雪。

“这样好的雪。”

韩信睁大双眼瞧着天空,露出一抹笑,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

“臣遵守诺言了。”

另一边,一百人加上张良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去,不出一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那边刘邦坐在龙椅上焦急的等着消息,听见张良回来便急忙跑出宫殿迎接他“他呢?他呢!?”刘邦大声的质问着。

张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说到“大抵是死了吧。”

刘邦松开了抓住张良肩膀的手,失神的说到:“不,你骗我……”

“既然君主找良没什么大事情的话,那良便回去了,外面风很大,雪还在下,君主好自为之吧。”

说罢,张良便不管刘邦,抱着拳出去了。

出了刘邦的宫殿,张良看着周围茫茫的大雪,心中忽然感觉空了一块,终于还是蹲了下来像小孩子一样呜咽着哭了起来。

【白鹊】你不认识的是

01.

最近网上一个软件特别火,那个软件叫   “音讯”介绍却只有一句话:“可以让你跟鬼说话的软件。”

扁鹊起了兴致,要知道,他可就是喜欢关于鬼怪的事件,可惜扁鹊几乎跑遍了各个城市的鬼屋,可能发生灵异事情的地点,都没有发现鬼。

扁鹊一直觉得挺遗憾的。

这次可能是个好机会,管它是不是假的,反正又不可能少块肉!

扁鹊想着,然后就要下载,却发现是要钱的,20块钱,扁鹊摸着下巴想了想,决定先看下评论。

“一看就是假的吧,谁愿意花20块钱下个软件啊?”

“20块钱可是够我吃一顿饭了。”

“呸!就算有人愿意花钱,也没人愿意跟鬼说话啊!”

…………

后面还有很多类似的留言,扁鹊叹了口气刚要准备放弃,手指却往下一滑,看见一个不一样的评论。

“这是真的!真的不亏,我怎么不早点知道啊,早的知道的话我这几年或许就不会那么堕落了……”

后面还有回复

“能不能别水评了。”

“我信了,下载之后发现是真的。”

“这个软件会让人哭的啊……”

看来是发现有用的东西了,扁鹊想了想,还是决定下载。

02.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软件下的意外的慢,一个小时之后才下载完,在这期间,扁鹊都已经收拾完房间,逛了很久的淘宝了。

毕竟难得周末嘛,也不用去医院工作,当然要好好放松一把了。

“滴滴”软件下载后特有的提示音把扁鹊吓了一跳,他松了口气,拿起手机点了进去。

进去之后发现是类似社交软件的东西,可以查看联系人添加陌生鬼,还可以查看附近的鬼,甚至还可以打电话。

还有好鬼和坏鬼的分类,坏鬼可以帮助你报复别人,不过也只是让别人倒几天的霉,不至于要了人命,好鬼可以跟你聊天之类的。

扁鹊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个软件,然后准备添加一个鬼说话了,他在添加陌生人那里犹豫了好久,“嗯……打什么名称才会出来一个好鬼呢?”

然后他犹犹豫豫的打了一个顾字,后面出现许多名字

“顾×死龄6年……”

“顾×死龄2年……”

……

扁鹊面无表情甚至有点受骗的感觉。

他又打开了附近的鬼,一个离自己1km,一个离自己550m,还有一个离自己1m……

等等……1m!!!

这还是软件能测出来最近的距离了,说不准那个鬼现在就在自己的脖子边吹气呢,扁鹊身子一僵,手中的苹果掉在了地上,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然后赶紧拿起手机跑出家门,到了门口,看见活人才安下心来,再一看,还是1m!

扁鹊惊吓过度倒是也不感到恐怖了。

自己当初还追着鬼的足迹跑呢,不是也没出事吗?

扁鹊这么想着,便完全镇定了下来,然后又转身回了家,要跟那个鬼说话,他看了看那个鬼的名字“你不认识的是”

嗯……也是奇葩了。

“嗯?打个招呼?”扁鹊一边打字一边看向周围。

“嘿!小医……鬼!我看得到你!你不用这么害怕的,我完全无害的!还帮你赶跑了许多坏鬼呢!夸我夸我!”

“系统回复?”

“不是的!我可以看到你,我还可以跟你说话,这系统不可能这么智能的,我还知道你在医院工作室是挂名扁鹊,名秦缓,。”

“我知道的超级多的。”

那边秒回了两条消息。

扁鹊静了一下,觉得自己需要缓一下这个巨大的消息。

“那我现在在干嘛?”扁鹊不死心的问道。

“坐在床上抱着玩偶鲲看手机”

“我睡觉了……”

扁鹊觉得匪夷所思,干脆在这个炎热的夏日,蒙着被子装睡。

03.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扁鹊就起床拿起手机点开那个软件,然后看见昨天跟他聊天的那个鬼出现了一个新的标识,扁鹊犹豫了一下点了进去。

隔得远也能让你上坟!

一条广告弹了出来。

里面可以买纸质的剑,船,书……等等,扁鹊点了一个支付,发现还需要绑定银行卡,需要真的人民币。

这时一条消息振了一下,扁鹊连忙退出去看。

“你要送我东西啊?要是送的话最好送我一把剑,要最好看的那一个,不用太贵就行,毕竟这几年没耍剑还真有点不习惯。”

“你醒的真早”

扁鹊这么回到

“当然,鬼都是不用睡觉的!”

扁鹊打字的手顿了顿,觉得自己早起的行为像极了智障。

“你怎么知道的我在挑那个……上坟的东西?”

“我就在你旁边啊!”那边的鬼似乎有些开心的说到。

“你喜欢剑?”

“对啊,我的梦想嘛”

“不不不,不是的,我……我喜欢卖剑!对对对,喜欢卖剑。”

那边的话语似乎有些欲盖弥彰的样子。

扁鹊愣了愣,似乎想起了谁,手指动了动,只打出一个字“嗯。”

04.

傍晚,扁鹊出门去买东西,他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卸载了那个软件。

扁鹊推着购物车漫不经心的走着,然后两个苹果掉进了他的购物车里。

扁鹊看着那两个苹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伸手把苹果拿了出来。

然后又掉下来十多个……

扁鹊不厌其烦的放了回去,对周围说“我知道你在,不要再拿了,我不喜欢吃了。”

然后推车走了。

四周还是没有声音,只是苹果摆放的更整齐了。

06.

扁鹊提着东西回家,决定有必要在和那个鬼谈一下了,于是也没来得及做饭,又把那个软件下了回来,也不管要不要钱了。

这次下载的却很快,一打开看见果然有一条消息。

“不喜欢吃苹果了?”

扁鹊打了个  对  字发了过去。

那边接着唠嗑,也没问他为什么卸载软件的事情,倒是一个理解人的鬼,扁鹊这么想着,心里不由得对这个鬼上升了几分好感。

“你怎么现在还单身啊?”那边问

“因为大学时受过情伤嘛,倒是你作为那么健谈的鬼没人追吗?”扁鹊少有的打趣道。

“有啊,人还老多了,许多女生还给我买东西,满大街喊我的名字。”

“但你会遇到更好的”

那边发来两条消息似乎在安慰扁鹊一样。

05.

这么一来二去,两个人倒是熟了起来,扁鹊甚至还真的花钱给那个鬼买了把纸剑。

扁鹊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剧,然后一条消息过来了。

“对安装软件的各位感到抱歉,因为许多人举报是假的,所以本产品将禁止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请跟各位的鬼友好好道别吧!”

扁鹊看到这条消息愣了很久,打开那个软件,心里有很多想对那个鬼说的话,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看到消息了?”扁鹊想了想发了过去。

“看到了,这几天好不真实啊,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啊。”

那边发到。

“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呀,你看的那个电视剧那个男主演技蛮好的啊。”

“你怎么总转移话题呢?一聊到你的事情你就这样。”

那边看到这条消息不说话了,过了一刻钟才发过来一条消息。

“你知道那种只能看到他,却不能碰到,他还看不见你的感觉嘛?”

扁鹊笑了笑,打字过去“你说的你自己吧。”

“别打字了,我听的见你说话。”

于是扁鹊就真的放下手机,清了清嗓子对周围说到“你可以说话吗?”

那边消息过来了“可以,但是不想说。”

扁鹊斟酌着字句,又接着说到“你是不是认识我?”

那边没回话。

扁鹊忽然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他的死龄:“两年”又看了一眼他的姓名:“你不认识的是”

扁鹊的泪水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他几乎是用了全部力气打了这句话:“我有一个朋友……也死了两年……”

“是你吗?”扁鹊带着一丝颤音的问道。

那边消息回的很快

“是我”

正好跟名字对上。

你不认识的是    是我

扁鹊看到这句话心里发麻的疼

“为什么不告诉我!”扁鹊泪水不止声音有些沙哑的大声喊到。

那边一条语音发了过来,依旧是熟悉的腔调,低沉的声音一下一下的砸在扁鹊的心上,似乎砸出了一个洞,止不住的进风,使扁鹊浑身发冷。他说:

“有什么意义呢.”

>>>>>>>>>>>

看到网上人与鬼的梗,感觉挺带感的,就写出来了。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出来有暗线的存在??

【王者荣耀】假如王者cp的各位有了孩子

1.白鹊

扁鹊不放心的将孩子给李白,一边给一边说道:“你一定要给孩子换尿布啊,定时给他喝奶。。。”说了一大堆之后,扁鹊发现李白压根没听。

忍住,千万不能发火,扁鹊对自己说到。

“最重要的,记得给孩子换尿布!”扁鹊终于忍不住揪着李白的耳朵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小医生你看我真挚的眼神”李白睁着大大的眼睛说。

扁鹊充满担忧的看了他一眼“那我在那边开个会就尽快回来,你最近没事,好好照顾孩子”

“是的!保证完成任务!”李白笑嘻嘻的说。

晚上,扁鹊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却发现,孩子光着屁股玩积木玩的正开心,而李白坐在电视机旁看的津津有味。

“李太白!”

“我是真的不会给孩子换尿布嘛!”

看来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了。

2.邦信

这个不用说太多。

孩子自从接回来刘邦韩信就没怎么管过,不是不想管,只是他们连自己都管不好,再带个孩子估计会乱了天的。

于是整天就是孩子吃饭要张良喂,上厕所张良陪,晚上睡觉故事张良讲。

刘邦和韩信在旁边的看着自家的军事(保姆),欣慰的笑了笑,然后携手回了房间,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张良表示自己迟早有一天要带着孩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张良式冷漠)

3.备香

“刘玄德我出去买菜待会回来,你记得照顾好孩子。”

然后孙尚香放心的出了家门。

自己的丈夫总是将一切都处理的很好。孙尚香这么想到,然后彻底放了心。

殊不知刘备在家里正焦急的打着电话“三弟啊,你知道怎么养小孩吗?”

“啥?你还没小孩?”

……

刘备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但谁不知道,谁让刘备的电话里都是男人呢

这时,孩子哇哇得哭了起来。

刘备赶紧手忙脚乱的去抱孩子――

孙尚香进了家门脸简直要黑成锅底了,因为她看到刘备举着孩子,嘴里念着什么,然后孩子一直在哭,还尿了刘备一手的尿。

刘备看见孙尚香进来之后赶紧跑过去,把孩子举到她面前,用差点就哭的语气说道“香香啊,你可来了,这小家伙简直是个小恶魔……”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刘备你今天去给孩子买奶粉就不用回来了。”

“香香……”刘备可怜兮兮的望着孙尚香。

“就这一次啊”孙尚香的脸有点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什么。

4.云亮

赵云和诸葛亮的孩子大概是这些孩子里最乖的也是最黏人的一个了。

这天中午,两个人为让孩子吃什么发了愁,――毕竟孩子长牙了,在喝奶粉终归是不好的。

“要不然让孩子吃糯米粥吧”赵云怀中的诸葛亮提议到。

“嗯,好主意”赵云点点头,看向怀中的人,“军师果然最聪明了。”他赞许的夸到,让怀中人红了脸。

孩子吃完糯米粥便要睡觉了,诸葛亮便抱着孩子一起睡。

两个人的睡相都不老实,却又很可爱。赵云想着,然后轻轻的笑出了声。

给两人盖上被子后,赵云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的红了脸,然后过了一会,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也躺在了诸葛亮的旁边,抱住了诸葛亮,也睡了过去。

午后的阳光照着两个大人一个小孩,颇有些温暖,时光似乎定在了这一刹那,让阳光都不那么刺眼。


人设有崩
写着玩,看的开心就好






【白鹊】狐休[1]

偌大的房子只有扁鹊和庄周两个人。

“你真的决定了吗?”庄周问道。

扁鹊用手指敲着桌子,听见这话,停了下来,眼神却变得有些悲伤“那能怎么办呢?”

庄周不说话了。

扁鹊继续敲着桌子,一下一下的像敲在人的心上,让人慌乱不堪。

庄周看见他这样,轻轻得叹了口气“那你这个人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该有个结局吧?”扁鹊说着不沾边的话。

庄周愣了一下,但还是说道“对啊”

“无论好坏,都该是有个结局的”

庄周愣住了,久久的不说话。

窗外的雨突然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像是说了又像是没说。

>>>>>

狐狸是妖族,修炼的高的便可以化为人形下山游玩。

但切记不可对人类动心,动心即为死亡。

这是上古便传下来的戒训,也没有妖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下山的狐妖确实是鲜少有能回来的。

狐妖死即为生,再生即为死。

一个声音悠悠的说到,像是从远方传来。

>>>>>>>

扁鹊跪在一个男人面前,幽暗的烛光照的扁鹊的脸忽明忽暗,看不清表情。

“你明明是狐妖中资质高的一个啊,在修炼的话会有大作为的,怎么会动了心呢?”

扁鹊仍是不说话。

坐上的男人似乎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决定了吗?”

“嗯”

“即使是让他忘记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说到这里扁鹊的表情似乎有一些松动,泄露出一丝不舍,但很快就消失了。

“嗯”

仍是冷冰冰的语气。

“呼”坐上的人叹了一口气,站起了身,走到扁鹊面前,将手放到他的头上,低低吟唱着

“以汝之名,天地可鉴,即今日起,契约生效。”

一阵光过后,地上多了一只花色略显紫色的小狐狸,摇摇晃晃的站不稳。

一旁的庄周赶紧站出来抱紧这只狐狸。眼里似乎有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族长。。。”

男人看着他挥了挥手,似乎又苍老了些,摇了摇头说道“罢了,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男人转身走了,传来一句几不可闻的声音“何必呢?”

庄周低头看着怀中的狐狸,喃喃的念到“是啊,何必呢?”

烛火摇曳着跳动了几下灭了,洞里终是没了人。

>>>>>>>>

我就是又想开个坑→_→

看的人多就接着写。

【王者荣耀】今天的军师也依旧很崩溃

1.邦信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头顶顶着乌云的张良脸色阴沉

对面的刘邦和韩信卿卿我我

(接下来xx电台为您实况转播聊天x)

“韩卿,待会去哪玩啊!”

对面韩信一脸无奈但还是说

“随君主”

“那今天就去草原逛一圈吧。”

刘邦神采奕奕的道。

然后俩人旁若无人的勾肩搭背的走了

“君主,如果我没忘记的话您今天还有工作。。。”

张良有气无力的说道。

当然走远的两人是听不到的。

“妈的死给”

张良表示冷漠

2.白鹊

张良想着终于能逃离他们俩个来到别的地方逛逛了。

然后就又促防不及的吃了一大口狗粮。

不远处李白挥着剑追着扁鹊,嘴里一边喊着小医生。

然后扁鹊放慢了走的脚步,让李白追上。

李白从兜里掏出一块糖喂给扁鹊。

“什么东西真难吃”

扁鹊这么说着脸上却带着笑。

远处张良表示辣眼睛,然后转头就走。

3.云亮

到了军营

张良想着这里是军事重地应该没人来打扰了吧

然后看到了诸葛亮和赵云

赵云跪在诸葛亮面前

“不用往前了,隔着老远就能闻到恋爱的酸臭味。”

张良这么想到。

远处的云亮

诸葛亮眼尖的瞅到离去的张良

疑惑的问赵云

“云,张良怎么走了啊?”

赵云专心的为诸葛亮系鞋带

“可能这里他不敢来。”

诸葛亮:“???”

看透了一切的赵云。

4.张良x自己

张良巡游一天回来

回想这一天

抱紧了自己

“妈的给老退散。”

【白鹊】最怕说晚安却在王者峡谷相遇

“晚安啊小医生!”

对面某个智障对扁鹊这样说着。

扁鹊勾了勾嘴角,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打了几个字过去

“智障李白早睡”

他想了想还是将“晚安”两个字改成了“早睡”

然后闲的无聊至极,又是半夜都睡觉了,扁鹊便顺手打开了王者荣耀,准备找朋友打几局在睡觉。

然后看见了李白刚刚开场五分钟。

妈的李白老子要是不拿风油精灌你,我就变成圆鹊。

扁鹊冷漠的想。

半小时后李白打完了一局,扁鹊就邀请他创了个房间,“征召模式来干”

扁鹊这样打字道。

据说那一局李白硬是送了十几个人头给扁鹊。

“最怕你说晚安却在王者峡谷遇见”

来自李白的朋友圈




【白鹊】盗贼和杀人犯

人物有ooc


[1]

扁鹊是一个盗贼
可以轻松出入国家银行这种地方
偷遍天下从来没被捉住过
长的也是盗贼届的一股清流
一副禁欲男神的样子

[2]

扁鹊最近愁眉不展
愁的都不去偷东西了
因为他喜欢上一个人
一个男人
还是个杀人犯!
那个男人长的眉清目秀
湛蓝色的眼睛像大海一眼深沉
让人不由自主的沦陷进去
他的嘴角总是挂着
好像永远都有什么开心事一样
不要问扁鹊怎么知道的
毕竟他跟踪了那个男人一个星期之久

[3]

好吧好吧
综上所述
扁鹊要去追那个男人了
他先是在傍晚时偷偷溜进那个男人的房间
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这地方连银行的防御系统都比不上
扁鹊嫌弃的想
也不要问扁鹊是怎么知道他家在哪里的

[4]

扁鹊走到客厅中央
看见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身份证啊,零食袋子啊,还有什么小黄片???
等等,身份证!
那就不是可以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
扁鹊兴致勃勃的拿起那个身份证
李白
身份证上写着
李白,李太白
扁鹊念着这个名字开心的笑了
(等等,扁鹊你的关注点不对啊,不应该是小黄片吗???)

[5]

扁鹊见其他房间都没人
便悄悄的摸进了卧室
然后看见了熟睡的李白
睡着的他卸下了平日的微笑面具
倒是现在更好一些
他的头发有一点翘着
看着很软的样子
嘴唇也软软的样子。。。
扁鹊红着脸想
亲一下不会发现吧。。
扁鹊鬼迷心窍般吻上了那唇
然后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红着脸急忙出去了
果然软软的啊
扁鹊大脑一片空白只留这一个想法
扁鹊走后李白睁开了双眼
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6]

扁鹊在那一晚后便经常去了
每次都只是轻吻嘴角
然后红着脸离开
两个星期之后
李白在扁鹊吻自己时睁开了眼
然后面带笑意的抓住扁鹊的手
问道
“你不怕我嘛?我可是杀人犯哦。”
扁鹊稍微有些吃惊
“为什么要怕你啊,而且你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啊”
扁鹊这样答道。

[7]

后来他们俩个在一起了
每天晚上李白总是喜欢孩子气的拉着扁鹊看电影
扁鹊一脸无奈的走过去
脸上却带着笑意
李白将扁鹊抱在怀里
絮絮叨叨的吐槽着电影
“诶,你看这个杀人犯不行啊,作案方法太low了,没我一半聪明。。。”
这时扁鹊总会笑着说
“是啊,你是最厉害的嘛”
这个冷面盗贼跟李白在一起后似乎笑容变多了

[8]

扁鹊有时也很孩子气
比如他总会问一个问题
“你爱我吗?”
这时李白总会瞪着他那双眼睛笑着看向扁鹊
却一言不发
杀人犯的生命很短暂的,给不了你一个承诺
李白总会这样想
然后抱住失望的扁鹊唠起家常

[9]

终于有一天警察冲进了屋子
像每个电视剧里演的一样
拿着枪
威风凛凛的说道
“把手举起来!”
然后两个人手还没来得及逃跑
子弹便向着扁鹊飞过来
李白的瞳孔紧缩
然后扑向扁鹊
血流了一地
李白还是如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微笑
“别哭啊。。。”

[10]

扁鹊醒来了
发现做了一场梦
自己在冰冷的墓碑上睡着了
“太白啊。。。”
“你还没说过爱我呢。。”

【白鹊】一切都是套路

来人啊!李太白耍流氓了!

好的好的,都是套路的错。

〉〉〉

日头高照。

扁鹊在屋子里研磨着草药,任凭额头的汗淌着。

忽然一阵凉风吹来,扁鹊抬头看了看风吹来的方向,然后就被一口大白牙闪花了眼。

诶妈呀,一看这牙就知道是李白来了。

扁鹊心里想着,然后继续研磨草药,丝毫不理他。

“越人越人!陪我玩个游戏呗。”李白闪着大白牙说道。

“不玩。”扁鹊冷漠的回答 。

“我帮你扇扇子!还帮你的忙!不会浪费你太长时间的,就回答几个问题!”

扁鹊低着头想了想,似乎很划算的样子

“成交!”

扁鹊大手一挥同意了。

然后李白一边给扁鹊扇扇子一边问道

“越人你是医生嘛?”

“是。”

“越人你是喜欢救人嘛”

“是”

“越人你师傅是徐福嘛?”

“是”

“越人你是叫秦缓嘛?”

“是”

…………

又问了好几个智障问题,扁鹊一直回答是,到了第十个李白眼睛闪出亮光,大声问

“越人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啊啊啊啊?不……不是!”扁鹊刚刚反应过来颇有些慌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李太白毫无形象的笑出声,然后下一刻就被塞了满嘴的风油精。

“叫你套路我。”扁鹊红着脸说。

〉〉〉

我专心写作业时被套路了,然后想到了这个梗【耿直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