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这个圈子.

我喜欢的人玩全世界最好的李白.

【邦信】你看外面

刘邦突然请来韩信,邀请他去自己新建的地方观赏,理由美曰其名说让自己喜欢的人第一个看见。

韩信也没有异议,毕竟这人随性惯了,除了军事上认真,有时候真真是单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但这又如何呢,反正韩信一向是愿意宠着他的。

于是韩大将军换上便装起身去找刘小皇帝了。

到了那里,刘邦一改平常的严肃,向他招了招手,笑的颇有些得意。

韩信鲜少见他这么开心,便有些按耐不住好奇心快步走向他。

“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刘邦指了指窗外的景色,笑着说

“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瞎说什么呢,这是我打的”韩信一脸莫名其妙的说。

“韩重言你明天早上怕是不想下床了吧。”

今天的刘邦依旧为韩信的不解风情操碎了心。

>>>>>>>>>>

改自微博一个段子,但是图片怎么放出来啊,求指教!

日常段子x


【白鹊】接电话

扁鹊昨天拍戏拍到很晚,第二天早上十点还是没有起床,一通电话忽然打了过来。

扁鹊磨磨唧唧的终于拿到了在床边要震得掉下去的手机。

扁鹊心想要是庄周的就说今天不去拍戏了,要是普通朋友的话就用委婉的方式告诉自己现在非常想睡觉,要是工作上的就先清醒一下。

拿起手机一看,松了口气。

太好了是李白,然后直接挂了。

借梗。

【白鹊】矫情病

李白看着周瑜小乔那般恩爱,受了一点点伤都要焦灼的不行,然后急忙找人医治,有点理解不能。

这不就是矫情吗?李白挠了挠头想到。

然后转个弯看到刘备蹲下给孙尚香系鞋带。

。。。

那啥,孙尚香不是有手吗。。。

李白更加迷惑了,不过他可没把这些话说出来。

他带着剑继续四处流浪,救了无数要死于劫匪手下的人,吟诗走遍大江南北,看遍了美人和美景,却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典型的面热心冷。

不过他长得好看,不笑都有三分笑意,又多才多艺,性格豪爽,久而久之,名声便穿了出去,无人不称赞这位快意游侠。

无数少女芳心暗许,只想与他见一面。

不过李白还是没有谈过恋爱,还是不能理解明明有手为什么要别人系鞋带,还是不能理解恋爱中的感觉。

简单来说,李白是个单身狗,无数人喜欢的单身狗。

李白不是没想过谈恋爱,只是每个女孩让他记住的东西太多了,什么牌子的包包口红啊,纪念日啊,李白记不住。

可能也是懒得记。

这日,李白拿着空了的酒葫芦,准备腆着脸找人要酒去了,他来到一个蛮热闹的村庄,来到一个人蛮多的药铺。

他呼哧呼哧的挤进去了,然后又呆呆的被挤出来了。

他看到一个人,那人让他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周围有人,李白满眼只有那个神情冷淡拿着草药给别人细细讲解怎么用的人。

好好看啊。

李白回了神这么想到。

他沉寂许久的心脏开始跳动了。

这大概就是世人常说的一见钟情?李白捂着发烫的脸傻兮兮的笑着。

终于挨到了晚上,李白的酒葫芦都快干了,坐在房顶上也快成了望夫石。

然后李白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似是思念谁,曲调有些低,却并不让人难过,这样的夜晚萤火虫飞来飞去,配着样的笛声刚刚好。

李白有些痴了,一曲终了,李白才堪堪回神,跳下屋顶,露出一个自己认为最好看的笑容,看向对面拿着笛子,眼里有些惊讶的男子“有兴趣认识在下吗?”李白由于一天没有喝水了,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却像是一颗石子,激起了扁鹊心里的万丈波澜。

扁鹊眼里的惊讶稍纵即逝,转眼便恢复了平静,“没兴趣”扁鹊这样说道,关门前想到,那人的眼睛真真是好看极了,似是碧蓝的大海,让人沉醉。

李白看着关了的门,呆呆的发愣,摸了摸鼻子,末了终于笑了,那人的眸子是绿色的。李白回想着。


第二天,扁鹊早早的便起床了,收拾好自己,准备迎接新的客人,然后打开了门,又关上,打开,关上,打开,关上。

循环了好几次,扁鹊才终于确认眼前靠着剑毫无睡相可言的男子是昨晚那个人。

扁鹊扶了扶额头准备将人带进去,刚一碰,那人便醒了,傻兮兮的笑道“小医生,诶嘿,好看。”

扁鹊立马回房间把门关上,走到镜子面前,看到自己有些发红的脸。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我竟然脸红了???

扁鹊不敢相信。我大概是个假人。

扁鹊内心抵抗了好久,终于以还要开门见伤者的理由战胜了羞耻开了门,却没看到那人。

啊,扁鹊摇了摇头,心里发苦,笑自己。

他抬脚准备去另一个屋子见伤者,突然从屋顶下来一个人,却正是李白,“小医生给我点水吧我要渴死了。”

李白可怜巴巴的眨眨眼睛看着扁鹊。

两秒后,扁鹊认栽了,指着身后的屋子告诉他里面有水。

然后李白向一阵风一样冲向了那屋子。

后来呀也就顺理成章,李白住在了这里每天为扁鹊打打杂,然后调戏一下这人,倒是过得也滋润。

扁鹊的小药堂也热闹了不少,两人整天打打闹闹倒是让扁鹊有了人情味,不再向从前那般了。

至于最后在一起都是那么理所应当。

李白告白那日拿着酒葫芦摇来摇去,只不过里面早就被扁鹊换成了水,他痞痞的笑着说“小医生,给李某在吹一下当日那首曲子吧”

扁鹊也没有疑心,毕竟都习惯李白这随性的习惯了。

吹到高潮时,笛声戛然而止,李白吻住了扁鹊,扁鹊那翠绿色的眸子里面波澜万千,却想起李白那碧蓝眼睛,终于闭上眼睛,心里轻轻叹息一声,怕真是栽了。

一吻闭,李白睁开眼睛看向怀中人有些发软的身子,笑出了声“小医生,李白心悦你,在一起吧”

扁鹊羞红了脸不出声,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在一起后,李白终于明白何为矫情,以往觉得那些故事里面,什么一日不见便要想都是骗人的,现在倒是感同身受,自己恨不得将扁鹊揣在怀里才安心。

也明白了为何要给别人系鞋带,那不是矫情,那是爱啊。

亿万人海中,自己遇见扁鹊是多么的幸运,没遇见的时候觉得别人深爱都是矫情,遇见了之后发现每个人都会得矫情病。

他好喜欢扁鹊啊,不知道扁鹊是不是一样爱他呢。

李白合上笔记,看外面忙碌的人,眼里染上了笑意,出去大声嚷嚷“小医生我来帮忙啦。”

两人都栽了啊。

END

我最近好像写不出来什么东西了emmmm。。。一见钟情被我玩坏了。




【白鹊】狐休(2)

上一篇头像,外链我咋弄不出来。

>>>>>>>>>>

庄周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狐狸回了洞穴,怀着的狐狸小小的蜷缩成一团,小爪子时不时的动一下,像是很没安全感的样子。

庄周到了自己的洞穴,便把狐狸放下来,看着他沉睡着,天色渐渐昏沉下来,末了庄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站了起来

“罢了,我就再为你去看看吧。”

他这么说道。然后给睡着的狐狸盖上了被子。

>>>>>>>>>>>>>>

医院。

床上褐发的男子睁开了眼睛,旁边守着的护士正在给他换点滴,见他睁开了眼,语气欣喜的大声喊到“院长!院长!李白醒了!”

然后就听见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许多人冲进病房,甚至还有一个狗仔,原因无他,李白是个明星,这次的车祸事件足足昏迷了五天,差点变成植物人,他的粉丝差点哭成泪人,李白醒了这种大事情不传出去,狗仔还有何意义!

院长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身旁的医护人员一直在赶人,嘴里念叨着“病人刚醒不能受刺激呀,赶紧走赶紧走。”

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人反而又增加了。

李白刚刚醒来,脑子还有些不清明,但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条件反射的调整出一个完美的我微笑,然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我的助理呢?”

声音却是嘶哑难听的。

一瞬间周围静了一下,闻声走出来一个黑色头发,浅绿色瞳孔的人,那个人穿着皱皱巴巴的西服,看样子也是一路挤进来的,然后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

“我在这里 。”

那人这么说道。

李白忽然低下了头,揉了揉眼睛,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些想哭,为什么呢,李白脑袋有些痛。

“回家吧”李白张口对那人道。

那人稍微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说好,然后去找院长办出院手续,顺便一起和护士们把不重要的人赶了出去。

病房由一瞬间的嘈杂转换为安静,李白还有些不适应,他睁大眼睛盯着纯白的天花板,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

他试着坐起来,发现身体什么不适感也没有,然后车祸骨折的手臂也接的好好的,像是没发生之前的事情一样。

之前,之前似乎有人跟自己在一起逛街,是谁?是谁呢?

李白头一阵痛,闪过一个影子,带着长长的围巾,大声嚷到“李白,小心!”似乎撕心裂肺。

李白蹲在地上,捂着头,眼泪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往下掉。

“李白?”

李白的助理庄周办完出院手续后来到病房不确定的喊到。

然后看到李白满脸泪水的看向庄周,喃喃自语道“他是谁?”

“谁?”

“围巾,紫色围巾。。。”李白吐出这几个词汇。

沉默了一会,庄周想起了洞穴中的狐狸,然后轻轻摇了摇头,道

“你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回家吧。”

“家?好,回家。”

李白浑浑噩噩的站起来,任由庄周给他乔装打扮,为了避开医院门口的粉丝和狗仔,这是必要的。

我的家在哪?

李白忽然想到。

【白鹊】戏子


角落里的人缩着身子衣衫凌乱,肩膀止不住的颤抖,一头黑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神情,平时只有在弹琴时才拆下来的绷带也散落一地,床上遗落的血迹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和吻痕,似乎证实着昨夜是怎样的欢爱,怎样的激烈。

听见门响的声音,那人颤抖的更厉害了,似乎还有轻轻的呜咽声,他似乎一直在念叨着什么“抱歉…求你停下…停下”

李白看到扁鹊这个样子简直想杀人的心都有,但他强忍着怒气,抱紧了怀中人在他耳边说着“没事了没事了”说了一遍又一遍,怀中的人才勉强平静下来,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李白怀中。李白给扁鹊拢了拢衣服,此刻扁鹊才像刚缓过来一样“太白……太白。”李白柔了语气,轻轻道“嗯,我在。”

“你回来了……你回来的太晚了。”

“太白……我不干净了。”

扁鹊的俩句话说的李白扎心似的痛。

“没事的,我喜欢你,只要是你,都没关系。”李白对怀中的人说道。

扁鹊又剧烈颤抖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李白,抱我。”扁鹊双目无神的看向李白,一遍一遍的重申着要求“抱我,李白。抱我”

李白看向扁鹊,撞进一双毫无希望的瞳孔,心中又痛起来,低头狠狠的咬住了扁鹊的嘴唇,将舌头伸进去,带着一股血腥味,扁鹊跪在地上被迫的承受着这个吻,李白捧着扁鹊的脸,闭上眼,神情严肃的像个信徒一样,似乎他吻得是他的神一样。

这是我的神,也只能是我的神。李白这么想到,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俩人起来时都脸色红润,扁鹊的嘴唇破了皮,似乎随时要滴血一样,扁鹊忽然笑了,笑的绝望,他拿起李白别在身上的剑“太白,跟我做爱,然后杀了我。”

他这么要求道。

〉〉〉〉〉〉〉〉〉〉〉〉〉〉〉〉

忽然蹦出来的脑洞,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些什么。

【邦信】曲终人散

铮铮傲骨,铁血男儿.
黄沙漫天,血溅沙场.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红发少年手执一把剑,对后面将士说道:“只要我韩信在一天,便护他江山一天,不死不休!”
后面将士亦大声附和:“臣愿追随韩将军一同守卫疆土!”
“嘿呀嘿呀!”

……

不知道是谁先开了个头,大家便一起喊起来,虽是残兵,不足五千人,但士气仍在.

营帐中.

“军师,这次胜率多大?”
韩信手抚摸着剑,静静的问道。
“不到五十的几率.”
张良小心翼翼的说着。
“足够了!待会你随一部分将士回国都,他们会护你周全的。”
“那你呢?”张良反问道。
静了一瞬,韩信又很快回到:“他说过了,只赢不许输,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痴儿。”张良苦笑着说,却仍是退出了营帐。

营帐外寒风呼呼的刮着,像是要毁天灭地。

“是啊……”韩信的声音几不可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韩信便带领五百人去偷袭敌方营,一百人护送着张良回国都,剩下的兵便准备好随时应战。

韩信他们打晕了守卫,并成功的杀死了营帐内的几个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韩信他们退出来时,损失了五十个人,被乱箭射死。

隐藏在冰天雪地的剩下的兵不知谁喊了一句“杀!”
便都冲了上去,战争及其惨烈残酷。

但最终还是韩信他们胜利了,以不足五千人战胜了敌方七千多人,惨胜,只剩下不足十几余人还站着,还都负了伤。

韩信杀死最后一个敌人,对方温热的血溅了他一脸,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韩信扔了手里的剑,失神的看着周围的尸体,踉踉跄跄的要向前跑去,眼前忽然一片猩红,什么都看不见了,回过神时,便躺在了地上,也不知谁的血溅在了地上,形成一朵朵的花。

正好天空洋洋洒洒的下起了雪。

“这样好的雪。”

韩信睁大双眼瞧着天空,露出一抹笑,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

“臣遵守诺言了。”

另一边,一百人加上张良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去,不出一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那边刘邦坐在龙椅上焦急的等着消息,听见张良回来便急忙跑出宫殿迎接他“他呢?他呢!?”刘邦大声的质问着。

张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说到“大抵是死了吧。”

刘邦松开了抓住张良肩膀的手,失神的说到:“不,你骗我……”

“既然君主找良没什么大事情的话,那良便回去了,外面风很大,雪还在下,君主好自为之吧。”

说罢,张良便不管刘邦,抱着拳出去了。

出了刘邦的宫殿,张良看着周围茫茫的大雪,心中忽然感觉空了一块,终于还是蹲了下来像小孩子一样呜咽着哭了起来。

【白鹊】你不认识的是

01.

最近网上一个软件特别火,那个软件叫   “音讯”介绍却只有一句话:“可以让你跟鬼说话的软件。”

扁鹊起了兴致,要知道,他可就是喜欢关于鬼怪的事件,可惜扁鹊几乎跑遍了各个城市的鬼屋,可能发生灵异事情的地点,都没有发现鬼。

扁鹊一直觉得挺遗憾的。

这次可能是个好机会,管它是不是假的,反正又不可能少块肉!

扁鹊想着,然后就要下载,却发现是要钱的,20块钱,扁鹊摸着下巴想了想,决定先看下评论。

“一看就是假的吧,谁愿意花20块钱下个软件啊?”

“20块钱可是够我吃一顿饭了。”

“呸!就算有人愿意花钱,也没人愿意跟鬼说话啊!”

…………

后面还有很多类似的留言,扁鹊叹了口气刚要准备放弃,手指却往下一滑,看见一个不一样的评论。

“这是真的!真的不亏,我怎么不早点知道啊,早的知道的话我这几年或许就不会那么堕落了……”

后面还有回复

“能不能别水评了。”

“我信了,下载之后发现是真的。”

“这个软件会让人哭的啊……”

看来是发现有用的东西了,扁鹊想了想,还是决定下载。

02.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软件下的意外的慢,一个小时之后才下载完,在这期间,扁鹊都已经收拾完房间,逛了很久的淘宝了。

毕竟难得周末嘛,也不用去医院工作,当然要好好放松一把了。

“滴滴”软件下载后特有的提示音把扁鹊吓了一跳,他松了口气,拿起手机点了进去。

进去之后发现是类似社交软件的东西,可以查看联系人添加陌生鬼,还可以查看附近的鬼,甚至还可以打电话。

还有好鬼和坏鬼的分类,坏鬼可以帮助你报复别人,不过也只是让别人倒几天的霉,不至于要了人命,好鬼可以跟你聊天之类的。

扁鹊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个软件,然后准备添加一个鬼说话了,他在添加陌生人那里犹豫了好久,“嗯……打什么名称才会出来一个好鬼呢?”

然后他犹犹豫豫的打了一个顾字,后面出现许多名字

“顾×死龄6年……”

“顾×死龄2年……”

……

扁鹊面无表情甚至有点受骗的感觉。

他又打开了附近的鬼,一个离自己1km,一个离自己550m,还有一个离自己1m……

等等……1m!!!

这还是软件能测出来最近的距离了,说不准那个鬼现在就在自己的脖子边吹气呢,扁鹊身子一僵,手中的苹果掉在了地上,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然后赶紧拿起手机跑出家门,到了门口,看见活人才安下心来,再一看,还是1m!

扁鹊惊吓过度倒是也不感到恐怖了。

自己当初还追着鬼的足迹跑呢,不是也没出事吗?

扁鹊这么想着,便完全镇定了下来,然后又转身回了家,要跟那个鬼说话,他看了看那个鬼的名字“你不认识的是”

嗯……也是奇葩了。

“嗯?打个招呼?”扁鹊一边打字一边看向周围。

“嘿!小医……鬼!我看得到你!你不用这么害怕的,我完全无害的!还帮你赶跑了许多坏鬼呢!夸我夸我!”

“系统回复?”

“不是的!我可以看到你,我还可以跟你说话,这系统不可能这么智能的,我还知道你在医院工作室是挂名扁鹊,名秦缓,。”

“我知道的超级多的。”

那边秒回了两条消息。

扁鹊静了一下,觉得自己需要缓一下这个巨大的消息。

“那我现在在干嘛?”扁鹊不死心的问道。

“坐在床上抱着玩偶鲲看手机”

“我睡觉了……”

扁鹊觉得匪夷所思,干脆在这个炎热的夏日,蒙着被子装睡。

03.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扁鹊就起床拿起手机点开那个软件,然后看见昨天跟他聊天的那个鬼出现了一个新的标识,扁鹊犹豫了一下点了进去。

隔得远也能让你上坟!

一条广告弹了出来。

里面可以买纸质的剑,船,书……等等,扁鹊点了一个支付,发现还需要绑定银行卡,需要真的人民币。

这时一条消息振了一下,扁鹊连忙退出去看。

“你要送我东西啊?要是送的话最好送我一把剑,要最好看的那一个,不用太贵就行,毕竟这几年没耍剑还真有点不习惯。”

“你醒的真早”

扁鹊这么回到

“当然,鬼都是不用睡觉的!”

扁鹊打字的手顿了顿,觉得自己早起的行为像极了智障。

“你怎么知道的我在挑那个……上坟的东西?”

“我就在你旁边啊!”那边的鬼似乎有些开心的说到。

“你喜欢剑?”

“对啊,我的梦想嘛”

“不不不,不是的,我……我喜欢卖剑!对对对,喜欢卖剑。”

那边的话语似乎有些欲盖弥彰的样子。

扁鹊愣了愣,似乎想起了谁,手指动了动,只打出一个字“嗯。”

04.

傍晚,扁鹊出门去买东西,他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卸载了那个软件。

扁鹊推着购物车漫不经心的走着,然后两个苹果掉进了他的购物车里。

扁鹊看着那两个苹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伸手把苹果拿了出来。

然后又掉下来十多个……

扁鹊不厌其烦的放了回去,对周围说“我知道你在,不要再拿了,我不喜欢吃了。”

然后推车走了。

四周还是没有声音,只是苹果摆放的更整齐了。

06.

扁鹊提着东西回家,决定有必要在和那个鬼谈一下了,于是也没来得及做饭,又把那个软件下了回来,也不管要不要钱了。

这次下载的却很快,一打开看见果然有一条消息。

“不喜欢吃苹果了?”

扁鹊打了个  对  字发了过去。

那边接着唠嗑,也没问他为什么卸载软件的事情,倒是一个理解人的鬼,扁鹊这么想着,心里不由得对这个鬼上升了几分好感。

“你怎么现在还单身啊?”那边问

“因为大学时受过情伤嘛,倒是你作为那么健谈的鬼没人追吗?”扁鹊少有的打趣道。

“有啊,人还老多了,许多女生还给我买东西,满大街喊我的名字。”

“但你会遇到更好的”

那边发来两条消息似乎在安慰扁鹊一样。

05.

这么一来二去,两个人倒是熟了起来,扁鹊甚至还真的花钱给那个鬼买了把纸剑。

扁鹊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剧,然后一条消息过来了。

“对安装软件的各位感到抱歉,因为许多人举报是假的,所以本产品将禁止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请跟各位的鬼友好好道别吧!”

扁鹊看到这条消息愣了很久,打开那个软件,心里有很多想对那个鬼说的话,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看到消息了?”扁鹊想了想发了过去。

“看到了,这几天好不真实啊,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啊。”

那边发到。

“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呀,你看的那个电视剧那个男主演技蛮好的啊。”

“你怎么总转移话题呢?一聊到你的事情你就这样。”

那边看到这条消息不说话了,过了一刻钟才发过来一条消息。

“你知道那种只能看到他,却不能碰到,他还看不见你的感觉嘛?”

扁鹊笑了笑,打字过去“你说的你自己吧。”

“别打字了,我听的见你说话。”

于是扁鹊就真的放下手机,清了清嗓子对周围说到“你可以说话吗?”

那边消息过来了“可以,但是不想说。”

扁鹊斟酌着字句,又接着说到“你是不是认识我?”

那边没回话。

扁鹊忽然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他的死龄:“两年”又看了一眼他的姓名:“你不认识的是”

扁鹊的泪水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他几乎是用了全部力气打了这句话:“我有一个朋友……也死了两年……”

“是你吗?”扁鹊带着一丝颤音的问道。

那边消息回的很快

“是我”

正好跟名字对上。

你不认识的是    是我

扁鹊看到这句话心里发麻的疼

“为什么不告诉我!”扁鹊泪水不止声音有些沙哑的大声喊到。

那边一条语音发了过来,依旧是熟悉的腔调,低沉的声音一下一下的砸在扁鹊的心上,似乎砸出了一个洞,止不住的进风,使扁鹊浑身发冷。他说:

“有什么意义呢.”

>>>>>>>>>>>

看到网上人与鬼的梗,感觉挺带感的,就写出来了。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出来有暗线的存在??

【王者荣耀】假如王者cp的各位有了孩子

1.白鹊

扁鹊不放心的将孩子给李白,一边给一边说道:“你一定要给孩子换尿布啊,定时给他喝奶。。。”说了一大堆之后,扁鹊发现李白压根没听。

忍住,千万不能发火,扁鹊对自己说到。

“最重要的,记得给孩子换尿布!”扁鹊终于忍不住揪着李白的耳朵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小医生你看我真挚的眼神”李白睁着大大的眼睛说。

扁鹊充满担忧的看了他一眼“那我在那边开个会就尽快回来,你最近没事,好好照顾孩子”

“是的!保证完成任务!”李白笑嘻嘻的说。

晚上,扁鹊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却发现,孩子光着屁股玩积木玩的正开心,而李白坐在电视机旁看的津津有味。

“李太白!”

“我是真的不会给孩子换尿布嘛!”

看来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了。

2.邦信

这个不用说太多。

孩子自从接回来刘邦韩信就没怎么管过,不是不想管,只是他们连自己都管不好,再带个孩子估计会乱了天的。

于是整天就是孩子吃饭要张良喂,上厕所张良陪,晚上睡觉故事张良讲。

刘邦和韩信在旁边的看着自家的军事(保姆),欣慰的笑了笑,然后携手回了房间,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张良表示自己迟早有一天要带着孩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张良式冷漠)

3.备香

“刘玄德我出去买菜待会回来,你记得照顾好孩子。”

然后孙尚香放心的出了家门。

自己的丈夫总是将一切都处理的很好。孙尚香这么想到,然后彻底放了心。

殊不知刘备在家里正焦急的打着电话“三弟啊,你知道怎么养小孩吗?”

“啥?你还没小孩?”

……

刘备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但谁不知道,谁让刘备的电话里都是男人呢

这时,孩子哇哇得哭了起来。

刘备赶紧手忙脚乱的去抱孩子――

孙尚香进了家门脸简直要黑成锅底了,因为她看到刘备举着孩子,嘴里念着什么,然后孩子一直在哭,还尿了刘备一手的尿。

刘备看见孙尚香进来之后赶紧跑过去,把孩子举到她面前,用差点就哭的语气说道“香香啊,你可来了,这小家伙简直是个小恶魔……”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刘备你今天去给孩子买奶粉就不用回来了。”

“香香……”刘备可怜兮兮的望着孙尚香。

“就这一次啊”孙尚香的脸有点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什么。

4.云亮

赵云和诸葛亮的孩子大概是这些孩子里最乖的也是最黏人的一个了。

这天中午,两个人为让孩子吃什么发了愁,――毕竟孩子长牙了,在喝奶粉终归是不好的。

“要不然让孩子吃糯米粥吧”赵云怀中的诸葛亮提议到。

“嗯,好主意”赵云点点头,看向怀中的人,“军师果然最聪明了。”他赞许的夸到,让怀中人红了脸。

孩子吃完糯米粥便要睡觉了,诸葛亮便抱着孩子一起睡。

两个人的睡相都不老实,却又很可爱。赵云想着,然后轻轻的笑出了声。

给两人盖上被子后,赵云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的红了脸,然后过了一会,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也躺在了诸葛亮的旁边,抱住了诸葛亮,也睡了过去。

午后的阳光照着两个大人一个小孩,颇有些温暖,时光似乎定在了这一刹那,让阳光都不那么刺眼。


人设有崩
写着玩,看的开心就好






【白鹊】狐休[1]

偌大的房子只有扁鹊和庄周两个人。

“你真的决定了吗?”庄周问道。

扁鹊用手指敲着桌子,听见这话,停了下来,眼神却变得有些悲伤“那能怎么办呢?”

庄周不说话了。

扁鹊继续敲着桌子,一下一下的像敲在人的心上,让人慌乱不堪。

庄周看见他这样,轻轻得叹了口气“那你这个人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该有个结局吧?”扁鹊说着不沾边的话。

庄周愣了一下,但还是说道“对啊”

“无论好坏,都该是有个结局的”

庄周愣住了,久久的不说话。

窗外的雨突然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像是说了又像是没说。

>>>>>

狐狸是妖族,修炼的高的便可以化为人形下山游玩。

但切记不可对人类动心,动心即为死亡。

这是上古便传下来的戒训,也没有妖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下山的狐妖确实是鲜少有能回来的。

狐妖死即为生,再生即为死。

一个声音悠悠的说到,像是从远方传来。

>>>>>>>

扁鹊跪在一个男人面前,幽暗的烛光照的扁鹊的脸忽明忽暗,看不清表情。

“你明明是狐妖中资质高的一个啊,在修炼的话会有大作为的,怎么会动了心呢?”

扁鹊仍是不说话。

坐上的男人似乎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决定了吗?”

“嗯”

“即使是让他忘记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说到这里扁鹊的表情似乎有一些松动,泄露出一丝不舍,但很快就消失了。

“嗯”

仍是冷冰冰的语气。

“呼”坐上的人叹了一口气,站起了身,走到扁鹊面前,将手放到他的头上,低低吟唱着

“以汝之名,天地可鉴,即今日起,契约生效。”

一阵光过后,地上多了一只花色略显紫色的小狐狸,摇摇晃晃的站不稳。

一旁的庄周赶紧站出来抱紧这只狐狸。眼里似乎有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族长。。。”

男人看着他挥了挥手,似乎又苍老了些,摇了摇头说道“罢了,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男人转身走了,传来一句几不可闻的声音“何必呢?”

庄周低头看着怀中的狐狸,喃喃的念到“是啊,何必呢?”

烛火摇曳着跳动了几下灭了,洞里终是没了人。

>>>>>>>>

我就是又想开个坑→_→

看的人多就接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