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子夕夕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开黑吗,小可爱们,我坑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我是个坏人,但还是想当你的盖世英雄。

【王者荣耀】点梗

各位点不点梗!

今天520玩开一点2333

各种cp啥的随便点,别拆cp就好

要是肉的话估计会写挺长时间的

反正玩的开心就好

没评论就尴尬了

各位想看的话抽时间写出来.


【王者荣耀】今天的军师也依旧很崩溃

1.邦信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头顶顶着乌云的张良脸色阴沉

对面的刘邦和韩信卿卿我我

(接下来xx电台为您实况转播聊天x)

“韩卿,待会去哪玩啊!”

对面韩信一脸无奈但还是说

“随君主”

“那今天就去草原逛一圈吧。”

刘邦神采奕奕的道。

然后俩人旁若无人的勾肩搭背的走了

“君主,如果我没忘记的话您今天还有工作。。。”

张良有气无力的说道。

当然走远的两人是听不到的。

“妈的死给”

张良表示冷漠

2.白鹊

张良想着终于能逃离他们俩个来到别的地方逛逛了。

然后就又促防不及的吃了一大口狗粮。

不远处李白挥着剑追着扁鹊,嘴里一边喊着小医生。

然后扁鹊放慢了走的脚步,让李白追上。

李白从兜里掏出一块糖喂给扁鹊。

“什么东西真难吃”

扁鹊这么说着脸上却带着笑。

远处张良表示辣眼睛,然后转头就走。

3.云亮

到了军营

张良想着这里是军事重地应该没人来打扰了吧

然后看到了诸葛亮和赵云

赵云跪在诸葛亮面前

“不用往前了,隔着老远就能闻到恋爱的酸臭味。”

张良这么想到。

远处的云亮

诸葛亮眼尖的瞅到离去的张良

疑惑的问赵云

“云,张良怎么走了啊?”

赵云专心的为诸葛亮系鞋带

“可能这里他不敢来。”

诸葛亮:“???”

看透了一切的赵云。

4.张良x自己

张良巡游一天回来

回想这一天

抱紧了自己

“妈的给老退散。”

【白鹊】最怕说晚安却在王者峡谷相遇

“晚安啊小医生!”

对面某个智障对扁鹊这样说着。

扁鹊勾了勾嘴角,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打了几个字过去

“智障李白早睡”

他想了想还是将“晚安”两个字改成了“早睡”

然后闲的无聊至极,又是半夜都睡觉了,扁鹊便顺手打开了王者荣耀,准备找朋友打几局在睡觉。

然后看见了李白刚刚开场五分钟。

妈的李白老子要是不拿风油精灌你,我就变成圆鹊。

扁鹊冷漠的想。

半小时后李白打完了一局,扁鹊就邀请他创了个房间,“征召模式来干”

扁鹊这样打字道。

据说那一局李白硬是送了十几个人头给扁鹊。

“最怕你说晚安却在王者峡谷遇见”

来自李白的朋友圈




【白鹊】盗贼和杀人犯

人物有ooc


[1]

扁鹊是一个盗贼
可以轻松出入国家银行这种地方
偷遍天下从来没被捉住过
长的也是盗贼届的一股清流
一副禁欲男神的样子

[2]

扁鹊最近愁眉不展
愁的都不去偷东西了
因为他喜欢上一个人
一个男人
还是个杀人犯!
那个男人长的眉清目秀
湛蓝色的眼睛像大海一眼深沉
让人不由自主的沦陷进去
他的嘴角总是挂着
好像永远都有什么开心事一样
不要问扁鹊怎么知道的
毕竟他跟踪了那个男人一个星期之久

[3]

好吧好吧
综上所述
扁鹊要去追那个男人了
他先是在傍晚时偷偷溜进那个男人的房间
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这地方连银行的防御系统都比不上
扁鹊嫌弃的想
也不要问扁鹊是怎么知道他家在哪里的

[4]

扁鹊走到客厅中央
看见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身份证啊,零食袋子啊,还有什么小黄片???
等等,身份证!
那就不是可以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
扁鹊兴致勃勃的拿起那个身份证
李白
身份证上写着
李白,李太白
扁鹊念着这个名字开心的笑了
(等等,扁鹊你的关注点不对啊,不应该是小黄片吗???)

[5]

扁鹊见其他房间都没人
便悄悄的摸进了卧室
然后看见了熟睡的李白
睡着的他卸下了平日的微笑面具
倒是现在更好一些
他的头发有一点翘着
看着很软的样子
嘴唇也软软的样子。。。
扁鹊红着脸想
亲一下不会发现吧。。
扁鹊鬼迷心窍般吻上了那唇
然后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红着脸急忙出去了
果然软软的啊
扁鹊大脑一片空白只留这一个想法
扁鹊走后李白睁开了双眼
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6]

扁鹊在那一晚后便经常去了
每次都只是轻吻嘴角
然后红着脸离开
两个星期之后
李白在扁鹊吻自己时睁开了眼
然后面带笑意的抓住扁鹊的手
问道
“你不怕我嘛?我可是杀人犯哦。”
扁鹊稍微有些吃惊
“为什么要怕你啊,而且你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啊”
扁鹊这样答道。

[7]

后来他们俩个在一起了
每天晚上李白总是喜欢孩子气的拉着扁鹊看电影
扁鹊一脸无奈的走过去
脸上却带着笑意
李白将扁鹊抱在怀里
絮絮叨叨的吐槽着电影
“诶,你看这个杀人犯不行啊,作案方法太low了,没我一半聪明。。。”
这时扁鹊总会笑着说
“是啊,你是最厉害的嘛”
这个冷面盗贼跟李白在一起后似乎笑容变多了

[8]

扁鹊有时也很孩子气
比如他总会问一个问题
“你爱我吗?”
这时李白总会瞪着他那双眼睛笑着看向扁鹊
却一言不发
杀人犯的生命很短暂的,给不了你一个承诺
李白总会这样想
然后抱住失望的扁鹊唠起家常

[9]

终于有一天警察冲进了屋子
像每个电视剧里演的一样
拿着枪
威风凛凛的说道
“把手举起来!”
然后两个人手还没来得及逃跑
子弹便向着扁鹊飞过来
李白的瞳孔紧缩
然后扑向扁鹊
血流了一地
李白还是如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微笑
“别哭啊。。。”

[10]

扁鹊醒来了
发现做了一场梦
自己在冰冷的墓碑上睡着了
“太白啊。。。”
“你还没说过爱我呢。。”

【白鹊】一切都是套路

来人啊!李太白耍流氓了!

好的好的,都是套路的错。

〉〉〉

日头高照。

扁鹊在屋子里研磨着草药,任凭额头的汗淌着。

忽然一阵凉风吹来,扁鹊抬头看了看风吹来的方向,然后就被一口大白牙闪花了眼。

诶妈呀,一看这牙就知道是李白来了。

扁鹊心里想着,然后继续研磨草药,丝毫不理他。

“越人越人!陪我玩个游戏呗。”李白闪着大白牙说道。

“不玩。”扁鹊冷漠的回答 。

“我帮你扇扇子!还帮你的忙!不会浪费你太长时间的,就回答几个问题!”

扁鹊低着头想了想,似乎很划算的样子

“成交!”

扁鹊大手一挥同意了。

然后李白一边给扁鹊扇扇子一边问道

“越人你是医生嘛?”

“是。”

“越人你是喜欢救人嘛”

“是”

“越人你师傅是徐福嘛?”

“是”

“越人你是叫秦缓嘛?”

“是”

…………

又问了好几个智障问题,扁鹊一直回答是,到了第十个李白眼睛闪出亮光,大声问

“越人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啊啊啊啊?不……不是!”扁鹊刚刚反应过来颇有些慌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李太白毫无形象的笑出声,然后下一刻就被塞了满嘴的风油精。

“叫你套路我。”扁鹊红着脸说。

〉〉〉

我专心写作业时被套路了,然后想到了这个梗【耿直的笑】。

【白鹊】星光璀璨(1)

明星白和明星鹊

大概是一个很狗血的故事。。

可能长一些。


01.


扁鹊是圈子里的老演员了,有很高的资历,这次的导演拜托扁鹊演一个叫什么《非你不可》的电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片酬还挺高的,索性就答应了,扁鹊摸着下巴想着。


“叮咚“的一声把扁鹊从思绪中拉了出来,扁鹊将视线转向发声物体————自己的手机。


里面杂七杂八的信息都有,什么新闻啊,哪个朋友要约自己去吃饭啊等等,但一条加红加粗的新闻映入了扁鹊的视线----”新晋演员究竟是何人?!“


扁鹊看到这条标题有了兴趣,无数个新人咋就这个新人上头条了啊,要知道汪峰可是连头条都没上过呢。。。扁鹊打开了这条新闻,然后又黑着脸马上关上了。


原因无他,里面的图片是一个褐色头发的男人搂着最近一个红的发紫的女演员笑得开心,而且那个女人还不知羞耻的将手挂在了那个男人的脖子上,脸凑的近极了,一副要亲上去的样子,而且两个人身后的背景还是有名的饭店。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的沦丧。


扁鹊冷漠的想着,然后将手机一甩扔在了床上,拿上衣服洗澡去了。


扁鹊一边哼着歌一边洗着澡,好不惬意的样子。


床上黑掉的手机屏忽然亮起,备注导演的人发过来一条信息:明早10点穿学生服来出演。


扁鹊围着一条毛巾出来,第一件事便是将晾在桌子上的牛奶眯着眼一口喝掉,温热的牛奶温暖着扁鹊的身体,让要入秋的天气也不是那么冷了。


然后才踏着步子去床上,准备玩一会手机便去睡觉,晚上11点或10点半准时休息,早上7点起来,这是扁鹊雷打不动的生物钟 。


他将自己摔到了软软的床里,然后去看手机的消息,那导演发的信息扁鹊看见了,他懒懒的打了个呵欠,然后拼了个字过去”好。”


虽然扁鹊有点疑惑为什么是学生服,但他眨眨眼睛便将这事情抛在脑后了。


他又玩了一会,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表,已经十点多了,该睡觉了。


他将手机放在旁边,安心的睡起了觉,丝毫不担心明天的安排。


另一边


一个男人举着酒杯看着窗外的月亮,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越人,我们还是见面了啊”


02.


第二天一早,扁鹊伸了个懒腰,然后去橱柜里拿出自己大学时经常搭配的衣服。


白色衬衣和齐腰牛仔裤。


最平常的打扮却让扁鹊硬生生的穿出了禁欲男神高岭之花的气场。


扁鹊满意的打量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不错,腿长腰细皮肤白。


扁鹊点了点头,然后给自己的经济人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接自己去片场。


5分钟后,经纪人就到了,一路无话,扁鹊倒是也习惯了,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不出一语。


刚到会场便看到三三两两的人来回走动,然后看到扁鹊都是惊讶的,大概是没想到一个老演员居然赏脸来拍这个电影,扁鹊都对他们回以微笑,有些女孩看到扁鹊的笑捧着发红的脸发着花痴。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进来一个褐色头发的男人,扁鹊周围的人发出了抽气的声音,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扁鹊把手机放下,抬头一看,然后愣愣又调出了那个新闻,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那个人,反复看了好几次,才确认确实没错。


这次扁鹊彻底搞不懂这个导演了,导演本人没露过面,口信都让秘书传达,又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个人啊。


扁鹊低头不理这个人,说实话这种事扁鹊看多了,为了上位去勾引女演员什么的,扁鹊不说但心里还是有些排斥的。


那个人刚看见扁鹊的时候两眼发光,直勾勾的盯着扁鹊,像是看猎物一样,让扁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人快步走过来,说:“前辈!我叫李白认识一下吧”他向扁鹊伸出了手,脸微微发红,看起来紧张极了。


扁鹊出于礼貌也伸出手回握了一下,说道:“艺名扁鹊多指教。'然后对他笑了笑。


李白脸更红了,然后转身快步走了,弄得扁鹊一头雾水。


李白找了个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捂住发红的脸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这或许是一段美好恋情的开始啊x













【王者荣耀】关于各位被带了绿帽子(假的)

跟个风×

〉〉〉

1.白鹊

扁鹊面无表情的将草药分类,门忽然一个巨响,然后碎成了渣渣。

扁鹊仍是面无表情的回头,看见仿佛喝了假酒的李太白,拿着剑指着自己像是一个被强奸了的良家妇女,说道:“越人!你忘了我们的孩子了吗!你竟然敢去勾引人!”

扁鹊终于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崩了人设:“李太白你说清楚,谁前天晚上一夜七次!逼得我去庄周那里过夜!我日你个仙人板板哦”

“李太白你今天晚上也别回去!”扁鹊说完这句话扔下草药就跑。

李白歪头想了想“我老婆太不直率了,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然后颠颠的位移找扁鹊去了。

2.备香

看着团战时格外照顾周瑜的孙尚香,刘备面色复杂。

团战完之后,刘备扑过去找孙尚香要拥抱,果不其然被孙尚香一炮轰上了天,顺便打死了要偷袭刘备的猴子。

“刘玄德你今天发什么疯!看不看地图”

刘备仍是面色复杂的看了看战绩,很好,香香几次助攻都是助攻周瑜。

刘备仿佛吃了大便似的表情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刘备捂着胸口说道。

“哈?你要原谅我啥?”孙尚香没反应过来。

“原谅你喜欢周瑜”刘备扔捂着胸口说。

“刘玄德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出了峡谷左拐扁鹊医馆,今天小乔拜托我这样的,我可是只喜欢你一人。。。”孙尚香一时没停住话匣子,然后她尴尬的笑了笑,迅速逃离了现场。

据说后来那局刘备像磕了春药一样停不下来的杀人。

3.云亮

晚上。

诸葛亮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子龙你今天跟谁打野了。”

赵云还是那个样子,恭恭敬敬的回答“韩将军,韩信”

诸葛亮翻了翻手里的书,片刻之后笑了,说:“算了,还是选择原谅你吧”

“今天云在帮军师打蓝啊,然后跟韩信在野区打起来了。”赵云略一思索便想到了原因。

“谁说是为这个了”

诸葛亮耳朵有点红,赵云的嘴角微微上翘。


今天王者峡谷的夜晚依旧美好啊。

〉〉〉

各位小可爱,别睡太晚,晚安啊.

其实还想写其他的来着,但今天有些困了.

【邦信】阴谋家和痴情种

刘邦又一次从梦中惊醒,他呆呆的望着空出来的床位,梦中那人的音容笑貌像刀一样,一刀一刀的割在心上,直至血肉淋漓,那钝痛似乎在嘲笑自己识人不清,用人不明。疼,可却不及那人痛的万分之一。

刘邦终是悔了。

可晚了。

〉〉〉

夜深了。

刘邦刚刚沐浴完,只穿了浴袍斜卧在榻上,一只手撑着床扶在额头上,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在看。

有些烛光撒下来,照的刘邦的脸忽明忽暗,美的不真实。

“君主。”

门外传来有些低沉的男声。

“进来。”刘邦听到这声音把书放在床榻上,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装作漫不经心的说。

门外闻声进来一个红发男子,他进来时抬头看了一眼刘邦,然后顿了一下,低下头又继续往前走。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

韩信忽的想起了这句诗句,与眼前真是一模一样。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将脑中那旖旎的画面挤出去,在心中警告自己不可有逾越的心思,他是君,而自己则是臣。

“重言”

听见刘邦唤自己的名,韩信心加速跳动了几下。

“君主锁着眉头想来是有什么事吧。”韩信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这么说着。

“哈!还是重言你懂我,确实是军中要事要与军事商量————不过不是说咱们之间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不需要要有繁杂的礼仪吗,唤我刘季便好。”

“臣不敢”我怕自己陷的太深。

“不敢什么啊,我说叫便叫。”那嗓音似乎掺杂了些怒气。

韩信再三思索,还是无奈的点点头叫出了声“刘季……”颇有些小心翼翼的意思。

刘邦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眉头又紧皱起来:“这次战役应该怎么领兵啊”

听到这个话题,韩信也陷入了沉思,良久,听见韩信那略带低沉的嗓音:“应在高坡这部分分配一些兵,然后在……”

刘邦听得入神,不自觉脑袋靠近了韩信。

刘邦沐浴后特有的清香萦绕在韩信的鼻尖,他有些心猿意马,随后又为自己这想法感到羞耻。

自己可是个男人啊……

韩信这么想着但嘴上却丝毫不停,滔滔不绝的讲着布局。

刘邦的发梢偶尔划过韩信的嘴唇,他似乎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

韩信不在说话了。

“诶?你怎么停了,接着说。”刘邦看着忽然不再说话的韩信。

“陛下累了吧,还是早些歇息吧,臣自会安排好的。”韩信跪在地上说,他想了想加上了一句“陛下的龙体重要。”

“那便退下去吧”

“是。”

韩信抱着拳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刘邦看着他的背影眼中的情感翻滚着,却终归化为平静。

“罢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良久,屋内的灯光灭了。

〉〉〉

第二日,刘邦上朝,不出所料的,韩信请求出征。

“准 ”

刘邦不带感情的道。

“多加小心”他又接着说。

〉〉〉

战训频传,无非都是战捷,每战每胜。

朝中韩信的威望渐渐高起来,竟隐隐有盖过刘邦君威的势头。

刘邦看着朝中那些人的奏折,几乎毫无例外都是要求给韩信加官。

他的眸子深了,有着怒气,但天下刚定,自己又没有什么实权,自是不能驳了他们的面子的。

他摔了茶杯,冷笑着:“朕的江山何时让他们做主了!”

他过了一会冷静下来,重新坐下,在每个封韩信的奏折上都批了准。

他的眼神冷冷的,有君主的威严,还有一丝痛楚。

〉〉〉

韩信凯旋而归,刘邦亲自迎接,这么大的战役,却只受伤了三百人,无人死亡。

隔日

刘邦下旨给韩信加官。

〉〉〉

刘邦宫内————

“臣认为陛下现在应该发动那个计划了”萧何抱着拳说。

“能不能在缓一缓……”刘邦还有些犹豫。

“陛下别动了感情”萧何语气冰冷的说。

刘邦挥了挥手,点了点头,随后便让他退下了。

“重言啊……”

刘邦低声唤着。

〉〉〉

一年后,刘邦率将士围剿其它国家,让韩信留在宫中待命。

〉〉〉

“你真的要去吗”张良看着站在窗边的人,风吹起了那人的头发,像他即将要飞向远方一样。

“去啊”韩信回头对着张良笑了笑,笑得有些悲哀。

“即使知道那是陷阱?”张良不甘心的问道。

“他都那么煞费苦心的想我死了,我怎么会不顺从他的心愿呢。”韩信对张良说。

“他都得到江山了,就不能放过你吗?”

韩信回过头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轻声不知道对自己还是对张良道“他是君主啊。”

自古帝王多疑。

〉〉〉

韩信走出了张良的书房,轻轻的吐出了口气,看着秋天落叶飘下,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为谁奏响了一首葬歌,他的步伐坚定了,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阴暗的宫殿,没有一丝光亮,只有几只蜡烛孤零零的摆放着。

门响了,透出一丝光亮,却转眼又合上了。

“来了?”

屏风后面传来吕后漫不经心的声音。

“嗯”

韩信低着头跪下,像是一个等待死亡的人。

果不其然,吕后下令将韩信绑起来,韩信也没有反抗,只是嘲讽的看了一眼吕雉,似乎想到了什么。

“韩信!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见天不杀,我便遮了这天,见地不杀,我便将你吊起来,见铁器不杀,我便将你活活捅死!”

“看你怎么活!”

吕雉的嘴里吐出一些让人恶心的话,听了让人胆寒。

身后的小丫头们似乎听到了什么命令,眼神阴狠的拿出了竹竿,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戳进韩信的身体里。

血流了一地,直到韩信不动了,他们才走。

“刘季……我疼……”

阴暗的宫殿传出声音,此后再没有了一点声音。

〉〉〉

刘邦率人回来,得知吕后已经将韩信杀死之后内心有一丝抽痛,却转瞬即逝,他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了。

深夜。

张良拿着奏折进了刘邦的书房。

“臣有病在身,请求回乡。”

刘邦看着张良倔强的脸,知道挽回不了,便没再说话。

张良却有些沉不住气,他起身大声喊道:“他那么一个骄傲的人甘愿为你折了羽翼留在你身旁,你怎么舍得让他伤心呢,你怎么舍得呢……”

刘邦愣了愣,将脸挡在奏折里。

张良走出去的时候说:“韩将军让我给陛下带一句话”

“他说,臣不悔。”

良久,当张良走出去很远,刘邦放下奏折,却再也看不下去一个字。

“是啊,朕怎么舍得呢……”

〉〉〉

公元前195年,刘邦驾崩,随葬品只有一件盔甲。

那是韩信最后一件盔甲。

〉〉〉

2017年,夏天。

一个紫发男子提着行李带着墨镜逛着,他不知道自己能在哪里遇见他,他只是有一种莫名的直觉。

果不其然,在一个卖冷饮的地方一个梳着红色马尾的大男孩在吃雪糕,弄得脸上也有一些,显得有些可爱。

紫发男子摘下墨镜,隔着一条街看着那人,然后他很开心的笑了,他说:“重言,我找到你了。”


〉〉〉

根据史实改编,写这篇文的时候心疼到窒息,真的是很心疼韩信啊,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三次元有些事情弄得我有些慌,所以更的慢了一些,抱歉了。

感觉写的剧情太快了。。。

有点乱,谢谢看下来的小可爱。




跟同学排位,他用李白,然后我就选了扁鹊。

对面居然也有李白和扁鹊!简直修罗场。

开局我方李白特别浪,然后对面李白来反野,跟我方李白怼上了。

我一看,不行,我扁鹊的男人哪能你方李白欺负,然后颠颠的从中路跑去野区,拿了李白的人头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我方李白接着打野,对面李白不死心接着来,对面扁鹊也来帮忙了,我就过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对面李白又被我杀了,然后对面扁鹊杀了我方李白,(什么鬼)。

两个扁鹊较量,还好我有闪现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赢了。

后期对面李白和扁鹊就怼我,我们一起怼回去。

虽说还是输了,但这局超开心www

私心白鹊2333

(然后我是不是还没更文。。。)

【白鹊】我还爱你

大概癌症鹊和痴情白?

〉〉〉

扁鹊静静的坐在医院走廊里,整个人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生气,他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张纸。

急诊通知书,癌症。

扁鹊把那张纸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他走出医院的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外面的太阳还是很大,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晴朗,晴空万里。

他自嘲的笑笑说:"我这种人果然不配得到幸福啊。”

说完之后似乎觉得又有些矫情,他拼命压下心中那快要溢出来的酸胀感,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

李白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提着菜篮子回了家,一路上无数美女为他回头,看见这么一个好看男人居然折了腰去买菜,不由得心下羡慕那个人。

李白浑然没有注意那好几道视线,他回了家,开心的洗着菜,一边想象着扁鹊看到自己做菜的表情,然后傻兮兮的笑了。

〉〉〉

扁鹊站在门前踌躇不前,他知道李白回来了,屋里有灯光照出来,暖暖的。

扁鹊望着里面眼里都是柔情,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闭上了眼,再睁眼时里面一片凄凉。

扁鹊进了门,屋里那人切菜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是急促的脚步声,一边走一边说:“越人!你回来啦。”

扁鹊有些恍神,低低的嗯了一声,心中像是被一把钝刀割了好几下,提醒着自己的目的。

李白发现了扁鹊的不对劲,小心翼翼的说:“越人,你怎么了……”

扁鹊失神的看着李白那在灯光照耀下的脸。

说出来说出来说出来……

脑子里都是这句话。

“太白……分手吧。”

扁鹊说出这句话之后忽然松了一口气,眼眶却酸的要流下泪来。

李白僵了身子,断断续续的问道,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为什么啊!我都这么爱你了……你怎么还不接受我啊!不,不要分手,不要这样……”

李白最后几乎哀求着说。

扁鹊眼眶确是更酸了,心中也涩涩的发疼。

那个人何时这样卑微过啊。

这样想着心中更坚定了那个想法。

“李白,记得拿上你的行李。”扁鹊听见自己说,他努力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有颤音。

对面那人身子还是僵着的,却不说话了,良久,听见门声轻轻响起。

那人走了。

扁鹊终于抬起了头,眼圈一片通红。

他走到厨房里看着那没有做完的菜,颤抖着拿筷子去夹 却连筷子都没有拿稳,掉了下来。

扁鹊茫然的看着只剩自己一人的房间,空荡荡的不习惯,屋子里还留着两人生活过的痕迹,茶杯还热腾腾的冒着气。

那人没拿走行李。

扁鹊再次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眼泪划过嘴角。

“什么啊李太白,真难吃……”

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

李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

家里没有人,还是走之前的模样。

李白看着那摆放整齐的花瓶忽然烦躁,他伸手摔了花瓶,又觉得不够,又打碎了鱼缸,满手的血,却不及心里痛的厉害。

他将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也没有包扎伤口,任由它淌着血。

“越人啊……”

天终于黑了。

〉〉〉

一个月后。

李白失神的看着日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自己已经一个月没看到他了。

他望着满地的狼藉忽然笑了,他想到扁鹊见自己的方法了。

他伸手将地上的碎片拾起来,割断了自己手上的血管,然后他打通了电话。

那人接了电话,绵长的呼吸听得李白忽然就想哭了,他沙哑着嗓子说“越人,我要死了。”

然后他挂了电话,他不知道扁鹊会不会来救自己,他赌了一把,赌的命。

〉〉〉

扁鹊听着手机里机械的嘟嘟声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两秒之后他忽然发疯的冲下楼,他不知道那人会干出什么傻事来。

他举起电话反复的拨打着那个电话号码,始终无人接听。

扁鹊急得眼睛有些红,他急忙开车,绷紧了身子体现着心中的焦急,然后默念着那人不要有事。

扁鹊三分多钟就到了,闯了无数红灯,超了无数辆车,他颤抖着打开门,里面鲜红的血液灼伤了扁鹊的眼,他发疯着打了120,说着地址和情况,然后他看见李白睁开了眼。

“越人啊,你还是来了……”

〉〉〉

救护车到了,扁鹊抓着李白有些冰冷的手,旁边有人处理着伤口,他们这里没有血液,扁鹊便说输自己的血,O型血,万能的,扁鹊忽然庆幸,幸好自己的血型是这个。

看着那人脱离了生命危险,扁鹊终于松了一口气。

〉〉〉

扁鹊看着病房里那人苍白的脸,心窒息的疼痛。

“李太白!你闹够了没有!”

李白听见这话僵了一下,然后他扬起了一抹灿烂的微笑,只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悲哀,他说“不够 永远都不够。”

扁鹊身子有些颤抖。

“太白……放手吧放手吧……”

“不要让我们最后的结果那么难看。”

扁鹊说完这句话之后病房里忽然没有了声音,良久,听见李白说

“可我放不下啊,我是如此的爱你”以至于超过了自己的生命。

“别笑了,别笑了……”扁鹊踉跄着上前走了几步,想伸手摸李白的头,手伸到一半却又放下了。

“可你说过喜欢我笑的样子”李白这么说着却不再笑了。

扁鹊忽然抬起了头,两个人红着眼圈的样子颇有些嘲讽。

不知道谁先呜咽了一声,然后病房断断续续的传来哭声。

“我爱你……越人……我爱你”

“我也是……我也是”

〉〉〉

不想虐了,大概算甜?应该……

还有实在对不起!上星期因为有事情没来得及更,那个肉我先放一放,抱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