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这个圈子.

我喜欢的人玩全世界最好的李白.

【邦信】曲终人散

铮铮傲骨,铁血男儿.
黄沙漫天,血溅沙场.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红发少年手执一把剑,对后面将士说道:“只要我韩信在一天,便护他江山一天,不死不休!”
后面将士亦大声附和:“臣愿追随韩将军一同守卫疆土!”
“嘿呀嘿呀!”

……

不知道是谁先开了个头,大家便一起喊起来,虽是残兵,不足五千人,但士气仍在.

营帐中.

“军师,这次胜率多大?”
韩信手抚摸着剑,静静的问道。
“不到五十的几率.”
张良小心翼翼的说着。
“足够了!待会你随一部分将士回国都,他们会护你周全的。”
“那你呢?”张良反问道。
静了一瞬,韩信又很快回到:“他说过了,只赢不许输,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痴儿。”张良苦笑着说,却仍是退出了营帐。

营帐外寒风呼呼的刮着,像是要毁天灭地。

“是啊……”韩信的声音几不可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韩信便带领五百人去偷袭敌方营,一百人护送着张良回国都,剩下的兵便准备好随时应战。

韩信他们打晕了守卫,并成功的杀死了营帐内的几个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韩信他们退出来时,损失了五十个人,被乱箭射死。

隐藏在冰天雪地的剩下的兵不知谁喊了一句“杀!”
便都冲了上去,战争及其惨烈残酷。

但最终还是韩信他们胜利了,以不足五千人战胜了敌方七千多人,惨胜,只剩下不足十几余人还站着,还都负了伤。

韩信杀死最后一个敌人,对方温热的血溅了他一脸,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韩信扔了手里的剑,失神的看着周围的尸体,踉踉跄跄的要向前跑去,眼前忽然一片猩红,什么都看不见了,回过神时,便躺在了地上,也不知谁的血溅在了地上,形成一朵朵的花。

正好天空洋洋洒洒的下起了雪。

“这样好的雪。”

韩信睁大双眼瞧着天空,露出一抹笑,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

“臣遵守诺言了。”

另一边,一百人加上张良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去,不出一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那边刘邦坐在龙椅上焦急的等着消息,听见张良回来便急忙跑出宫殿迎接他“他呢?他呢!?”刘邦大声的质问着。

张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说到“大抵是死了吧。”

刘邦松开了抓住张良肩膀的手,失神的说到:“不,你骗我……”

“既然君主找良没什么大事情的话,那良便回去了,外面风很大,雪还在下,君主好自为之吧。”

说罢,张良便不管刘邦,抱着拳出去了。

出了刘邦的宫殿,张良看着周围茫茫的大雪,心中忽然感觉空了一块,终于还是蹲了下来像小孩子一样呜咽着哭了起来。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