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这个圈子.

我喜欢的人玩全世界最好的李白.

【白鹊】戏子


角落里的人缩着身子衣衫凌乱,肩膀止不住的颤抖,一头黑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神情,平时只有在弹琴时才拆下来的绷带也散落一地,床上遗落的血迹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和吻痕,似乎证实着昨夜是怎样的欢爱,怎样的激烈。

听见门响的声音,那人颤抖的更厉害了,似乎还有轻轻的呜咽声,他似乎一直在念叨着什么“抱歉…求你停下…停下”

李白看到扁鹊这个样子简直想杀人的心都有,但他强忍着怒气,抱紧了怀中人在他耳边说着“没事了没事了”说了一遍又一遍,怀中的人才勉强平静下来,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李白怀中。李白给扁鹊拢了拢衣服,此刻扁鹊才像刚缓过来一样“太白……太白。”李白柔了语气,轻轻道“嗯,我在。”

“你回来了……你回来的太晚了。”

“太白……我不干净了。”

扁鹊的俩句话说的李白扎心似的痛。

“没事的,我喜欢你,只要是你,都没关系。”李白对怀中的人说道。

扁鹊又剧烈颤抖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李白,抱我。”扁鹊双目无神的看向李白,一遍一遍的重申着要求“抱我,李白。抱我”

李白看向扁鹊,撞进一双毫无希望的瞳孔,心中又痛起来,低头狠狠的咬住了扁鹊的嘴唇,将舌头伸进去,带着一股血腥味,扁鹊跪在地上被迫的承受着这个吻,李白捧着扁鹊的脸,闭上眼,神情严肃的像个信徒一样,似乎他吻得是他的神一样。

这是我的神,也只能是我的神。李白这么想到,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俩人起来时都脸色红润,扁鹊的嘴唇破了皮,似乎随时要滴血一样,扁鹊忽然笑了,笑的绝望,他拿起李白别在身上的剑“太白,跟我做爱,然后杀了我。”

他这么要求道。

〉〉〉〉〉〉〉〉〉〉〉〉〉〉〉〉

忽然蹦出来的脑洞,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些什么。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