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这个圈子.

我喜欢的人玩全世界最好的李白.

【白鹊】矫情病

李白看着周瑜小乔那般恩爱,受了一点点伤都要焦灼的不行,然后急忙找人医治,有点理解不能。

这不就是矫情吗?李白挠了挠头想到。

然后转个弯看到刘备蹲下给孙尚香系鞋带。

。。。

那啥,孙尚香不是有手吗。。。

李白更加迷惑了,不过他可没把这些话说出来。

他带着剑继续四处流浪,救了无数要死于劫匪手下的人,吟诗走遍大江南北,看遍了美人和美景,却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典型的面热心冷。

不过他长得好看,不笑都有三分笑意,又多才多艺,性格豪爽,久而久之,名声便穿了出去,无人不称赞这位快意游侠。

无数少女芳心暗许,只想与他见一面。

不过李白还是没有谈过恋爱,还是不能理解明明有手为什么要别人系鞋带,还是不能理解恋爱中的感觉。

简单来说,李白是个单身狗,无数人喜欢的单身狗。

李白不是没想过谈恋爱,只是每个女孩让他记住的东西太多了,什么牌子的包包口红啊,纪念日啊,李白记不住。

可能也是懒得记。

这日,李白拿着空了的酒葫芦,准备腆着脸找人要酒去了,他来到一个蛮热闹的村庄,来到一个人蛮多的药铺。

他呼哧呼哧的挤进去了,然后又呆呆的被挤出来了。

他看到一个人,那人让他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周围有人,李白满眼只有那个神情冷淡拿着草药给别人细细讲解怎么用的人。

好好看啊。

李白回了神这么想到。

他沉寂许久的心脏开始跳动了。

这大概就是世人常说的一见钟情?李白捂着发烫的脸傻兮兮的笑着。

终于挨到了晚上,李白的酒葫芦都快干了,坐在房顶上也快成了望夫石。

然后李白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似是思念谁,曲调有些低,却并不让人难过,这样的夜晚萤火虫飞来飞去,配着样的笛声刚刚好。

李白有些痴了,一曲终了,李白才堪堪回神,跳下屋顶,露出一个自己认为最好看的笑容,看向对面拿着笛子,眼里有些惊讶的男子“有兴趣认识在下吗?”李白由于一天没有喝水了,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却像是一颗石子,激起了扁鹊心里的万丈波澜。

扁鹊眼里的惊讶稍纵即逝,转眼便恢复了平静,“没兴趣”扁鹊这样说道,关门前想到,那人的眼睛真真是好看极了,似是碧蓝的大海,让人沉醉。

李白看着关了的门,呆呆的发愣,摸了摸鼻子,末了终于笑了,那人的眸子是绿色的。李白回想着。


第二天,扁鹊早早的便起床了,收拾好自己,准备迎接新的客人,然后打开了门,又关上,打开,关上,打开,关上。

循环了好几次,扁鹊才终于确认眼前靠着剑毫无睡相可言的男子是昨晚那个人。

扁鹊扶了扶额头准备将人带进去,刚一碰,那人便醒了,傻兮兮的笑道“小医生,诶嘿,好看。”

扁鹊立马回房间把门关上,走到镜子面前,看到自己有些发红的脸。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我竟然脸红了???

扁鹊不敢相信。我大概是个假人。

扁鹊内心抵抗了好久,终于以还要开门见伤者的理由战胜了羞耻开了门,却没看到那人。

啊,扁鹊摇了摇头,心里发苦,笑自己。

他抬脚准备去另一个屋子见伤者,突然从屋顶下来一个人,却正是李白,“小医生给我点水吧我要渴死了。”

李白可怜巴巴的眨眨眼睛看着扁鹊。

两秒后,扁鹊认栽了,指着身后的屋子告诉他里面有水。

然后李白向一阵风一样冲向了那屋子。

后来呀也就顺理成章,李白住在了这里每天为扁鹊打打杂,然后调戏一下这人,倒是过得也滋润。

扁鹊的小药堂也热闹了不少,两人整天打打闹闹倒是让扁鹊有了人情味,不再向从前那般了。

至于最后在一起都是那么理所应当。

李白告白那日拿着酒葫芦摇来摇去,只不过里面早就被扁鹊换成了水,他痞痞的笑着说“小医生,给李某在吹一下当日那首曲子吧”

扁鹊也没有疑心,毕竟都习惯李白这随性的习惯了。

吹到高潮时,笛声戛然而止,李白吻住了扁鹊,扁鹊那翠绿色的眸子里面波澜万千,却想起李白那碧蓝眼睛,终于闭上眼睛,心里轻轻叹息一声,怕真是栽了。

一吻闭,李白睁开眼睛看向怀中人有些发软的身子,笑出了声“小医生,李白心悦你,在一起吧”

扁鹊羞红了脸不出声,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在一起后,李白终于明白何为矫情,以往觉得那些故事里面,什么一日不见便要想都是骗人的,现在倒是感同身受,自己恨不得将扁鹊揣在怀里才安心。

也明白了为何要给别人系鞋带,那不是矫情,那是爱啊。

亿万人海中,自己遇见扁鹊是多么的幸运,没遇见的时候觉得别人深爱都是矫情,遇见了之后发现每个人都会得矫情病。

他好喜欢扁鹊啊,不知道扁鹊是不是一样爱他呢。

李白合上笔记,看外面忙碌的人,眼里染上了笑意,出去大声嚷嚷“小医生我来帮忙啦。”

两人都栽了啊。

END

我最近好像写不出来什么东西了emmmm。。。一见钟情被我玩坏了。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