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这个圈子.

我喜欢的人玩全世界最好的李白.

【邦信】江山我不要了

抱抱我的重言,江山我不要了。

〉〉〉

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映红了天。

一个小小的身影悄悄地从皇宫的一个洞里钻了出来,似乎朝着哪里去了。

小巷里一个红头发的男孩,蹦蹦跳跳的追着蝴蝶打闹,一不小心没有注意脚下,被石头绊倒了,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性,一下子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一个紫发男孩碰巧经过这里,听到了哭声,好奇的走了过来,就看到了哇哇大哭的红发男孩,两个人对视的时候都有些愣住了,而后红发男孩又旁若无人的哭了起来。

紫发男孩颇有些手忙脚乱,他从小就没怎么见过别人哭,也没哄过别人,自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

于是便出现了这一幕————

紫发男孩拿着昂贵的衣服料子给红发男孩擦鼻涕,口中一边说着:“别哭啦,别哭啦。。。”

然而还是止不住。

紫发男孩发了愁,想起自己爱吃的小零食,便说

“我给你去买糖葫芦怎么样。”

只见红发男孩停住了哭声,带着一丝好奇的神色看向他:“那是什么?”

紫发男孩见他不哭了,忙解释起糖葫芦:“就是几个红色的果子,串在一根棍子上,然后红红的,特别好吃,有些酸酸的,咬一口嘎嘣脆。。。”

“咕噜”

红发男孩的肚子响了一声。

“咕噜”

紫发男孩的肚子也响了。

然后两人脸都红了,紫发男孩说:“一起去吃吗?”

红发男孩红着脸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紫发男孩伸出了手,说:“你的膝盖怎么样了,还起得来吗?”红发男孩止住了眼泪,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却走了几步又要摔倒,紫发男孩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他,无奈的说:“还是我背你吧。”

然后紫发男孩不顾他的反对,自顾自的背上了红发男孩,却没看到背后他那红透了的脸。

“你叫什么啊?”紫发男孩对背上快要睡着的红发男孩问道。

“嗯……我叫韩信,小名重言,今年八岁,父母健在,家里是习武世家……”后面越来越小,到最后没有了声音。

似乎是睡着了,紫发男孩勾了勾嘴角,说

“我叫刘邦”

樱花缓缓的落了下来,似乎也不愿惊扰了这两人。

“真美啊"

刘邦这样说道。

—————————————————————————————

皇宫响起低沉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敲在人们的心上。

皇宫一片肃穆的气氛,屋子里隐约传来哭声。

皇帝驾崩了,不满十八岁的刘邦要继承皇位了。

整个皇宫和外面都传着这个消息。

〉〉〉

刘邦马上就继承了皇位,底下的人或真心或虚伪的大声说着万岁,刘邦有些精神恍惚了,想起昨晚母亲给自己讲着现在的势力分布,哪些人可以信,哪些人信不得,刘邦闭着眼睛说让他们起来。

刘邦的母亲是当今皇后,只有刘邦一个孩子,其他孩子都被皇室中的人用各种方法杀死了,留下三个一个痴傻,一个残疾了,只有皇后这个不受宠的人的孩子被忽略了,安安全全的长大了。

〉〉〉

刘邦每天下朝之后都会奔向母亲的房间。

其实他的母亲是一代女杰,可惜是个痴情种,只爱他父亲一人,而刘邦父亲是皇帝,花心的很,便辜负了他的母亲,所以刘邦很讨厌他。

这天母亲照例对他讲了讲皇室中的各种事,讲完以后,刘邦的母亲忽然抱住了刘邦,轻轻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刘邦抬起头来只看见母亲泪流满面。

同年皇帝驾崩后第五天,皇后去世了,是自杀。

〉〉〉

刘邦跪在母亲的墓碑前,一滴眼泪都没有,或许也是哭不出来了,他的眼神空洞,似乎没有了活下去的欲望

从此最爱他的人没有了,他没有母亲了,他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了孤单一人,一想到这里刘邦便从心里发寒。

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刘邦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孩子挑起了一切。

他还小,但他知道了人心难测。

他还小,但他知道了权利重要。

他还小,但他知道了战争无情。

他将国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与各个大臣之间周旋。

〉〉〉

刘邦已经二十岁了,他看透了太多,识遍了人心,性格也让人捉摸不透。

这天刘邦照常在上朝,是关于塞外战争的事,这场战役
要是赢了,便会得到一大片领土,人心也会稳固一些,而输了,便会皇宫人心便会散,会争着换皇帝,所以这场战役,刘邦必须胜。

底下所有人都没了声音,似乎刘邦一开口那个人就被宣判了死刑。

忽然人群中站出一个红发的男子,红色的马尾高高的梳在头上,面无表情,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直直的看向刘邦。

他跪在地上说

“我出征。”

众人一看替死鬼出来了,不用提心吊胆了,纷纷请皇上批准。

刘邦似笑非笑看着这群变脸的人,随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红发男子,大声说:“准!”

〉〉〉

下了朝之后,刘邦批完奏折闲来无事便在御花园去转,他驱散了所有的侍从,徒留自己一个人。

远处看见那个红发男子在那里武剑,身体甚是轻盈,好看极了。

刘邦看痴了,觉得天下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看的人了。

武完一式,刘邦才堪堪回神,随后迈着步子向他走去。

他似乎有些吃惊,刚要跪下,便被刘邦扶住了。他听见刘邦问

“你叫什么名字?”

他心里有些难过,心想他没有认出自己,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臣叫韩信。”

刘邦听见这个名字愣了一下,随后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想什么

“重言?”

刘邦的眉毛放了下来,语气颇有些欢喜,

“重言。”

这次的语气却是更为肯定了。

“嗯,正是在下”韩信弯起眼睛笑了。

〉〉〉

刘邦的院子里有一棵樱花树,开的很美很美。

两个人都很高兴,晚上刘邦邀请韩信到自己的寝宫喝酒,说不醉不休。

韩信答应了,但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酒量竟然这么差。

一杯倒,刘邦犯了愁,看着韩信说着醉话还要喝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刘邦看了一会他喝醉的样子认栽了,无奈的要背起韩信送他回去。

“抱!要抱的。”

韩信口齿清晰的对刘邦说,刘邦觉得不能对一个醉鬼讲道理,于是又改成了公主抱。

怀中的人红着脸很是可爱,刘邦这样想着脸也有些红了。

“重言……喜欢……喜欢刘季……”

怀中的人声音小极了,所以刘邦便没有听到,他还以为是韩信在无意识呢喃着些什么的,所以并没有在意。

〉〉〉

韩信上阵了,走之前对着刘邦笑了笑示意他不要担心,但刘邦还是皱着眉头。

那一场战役维持了五天五夜,我方弹尽粮绝,却靠韩信一人扭转了战局,但惨胜。

他们连夜将韩信送回去,韩信被送来的时候满身伤痕,血流不止,刘邦看见时急红了眼,下令让最好的医生来医治,得知韩信没有伤到要害时松了一口气。

韩信醒来时便看见黑眼圈很重的刘邦守在自己的床边,他笑了笑安慰刘邦,要起身时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得嘶牙咧嘴,刘邦见状又要叫御医,却被韩信拦住了说他不必如此。

但这句话却不知道戳中了刘邦的哪处,刘邦一下子站起来,劈头盖脸的对韩信骂去:“你的事就叫小啊!你懂不懂照顾好自己,受那么多伤,你知不知我很担心啊,万一你就这样走掉了……我要怎么办啊!你可是我唯一一个重视的人了!"

刘邦这样说着,有些红了眼眶。

韩信心里有些暖,然后让刘邦坐下,伸手抱住了他,刘邦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韩信在他耳边说:“信不会走的,陛下在,我就在。”刘邦的身体放松了,也抱了回去,过了一会说:“嗯”

韩信感到自己的衣服有些湿了,心下明了,知道刘邦哭了,但韩信没有说话,只是抱得更紧了。

阴了好多天的天气,终于轰隆隆的下起了雨。

〉〉〉

经历了这一事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时常能看见他们在一起。

而这一场战役,刘邦的皇帝之位也稳定了,再没人说那些话。

转眼三年过去了,刘邦二十三岁了,在这个年岁,皇帝的后宫应该早已满了才对,更有甚者儿子都应该有了好几个。

但刘邦一个女人都没有。

有些大臣便按耐不住了,奏折给刘邦让他纳妾,立皇后,看了这封奏折刘邦笑出了声,旁边的韩信有些好奇,问他怎么了,他便伸手给他看了这封奏折。

一瞬间空气有些安静。

大概半柱香的时间才传来了韩信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那陛下怎么看。”

刘邦没说,伸手将那奏折放在桌子最边上。

是啊,陛下已经二十三岁了,应该有皇后了。

韩信这么想着心却有些疼,眼眶也发酸,随便找了个理由便离开了。

他没有回头,自然没有看到身后刘邦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

傍晚,刘邦派侍从叫韩信来喝酒。

韩信很快就到了,到了之后一句话都不说闷声喝了起来,但马上就醉倒了,迷迷糊糊的说起话来。

“陛下,你立皇后吗?”

“立”

听见这话韩信有些想哭,自己喜欢了他那么久,却还是这样的结果吗。

“陛下,刘季………大坏蛋”韩信的声音已经有了哭腔

“怎么坏了”

韩信意识有些模糊了,完全靠着本能在回答。

“因为我喜欢陛下,不想陛下有妻子。”

“嗯,我也喜欢你。”

“嗯……”

韩信已经快要睡着了,忽然他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他条件反射的勾上了他的脖子,看见是刘邦以后,傻兮兮的笑起来

“哈,陛下,真好看……最喜欢陛下了……”

韩信的脸红红的,眼睛有些迷离,嘴唇红红的,戳着刘季的脸。

“重言,这可是你逼我的。”

“啊,逼?”

随后一个吻下来,封住了韩信的嘴。

月光落下了,樱花飘在了酒杯里,像极了他们的初遇。

“我立你为后。”

“重言,江山我不要了。”

                                         END

甜饼

第二天韩信起了身,回想着昨天的一切,脸有些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满身的吻痕是真的,旁边的人也是真的。

韩信勾起嘴唇笑了起来,吻了吻刘邦的嘴唇。

“我爱你。”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

后语

小可爱们甜不甜!其实原本并不打算这么写的,但虐不起来我也很无奈啊。

改了好多的,原来叫兔死狗烹来着。。。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