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圈子.

啊啊小英雄什么的也太美好了吧

【白鹊】夜色撩人(锲子)

扁鹊的医馆最近总来一位常客。

扁鹊不知道他叫什么,但那个人有一头褐色的头发,像大海一般湛蓝的眼睛,看着你时仿佛会发光,一笑便能够了人的魂魄。

总之扁鹊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像太阳一样耀眼。

他常常在医馆坐到天黑,直到夕阳落下才摇着酒瓶晃悠着走,他走之前都会对扁鹊说一句:“明天见!”然后回头对扁鹊笑一下。

不过扁鹊并不赶他走,原因无它。他能帮扁鹊干活,招揽客人,不过一点有些不足————

那个人喜欢拉着扁鹊谈天谈地,还能喝好多酒,从来不醉,就是有些太聒噪了。

扁鹊这样想。

〉〉〉

最近扁鹊的医馆不太平,总有人来闹事,弄得那些病人人心惶惶的,看病的人也快没有了,扁鹊并不是不气,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他管的话镇上的人恐怕就有危险了。

他们砸窗户,打伤人……

他们想尽了办法惹扁鹊生气。

他们看扁鹊不管,便越发的肆无忌惮,客人一位一位的走了,只有那个褐色头发的人依旧不走,还摆着笑容。

第一天这样,第二天这样,第三天……

到第五天他们打伤人时,扁鹊忍不住了,拿起药瓶便扔向了他们,他们似乎有些惊讶,不过一会便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彪形大汉说:“呦呦,小美人发飙了,要不要兄弟们伺候伺候你啊”

言语及其难听,扁鹊冷了脸。

他看着慢慢靠近的众人,脑子里思考着对策:用毒药的话胜率大概百分之五十,搭上自己的命大概百分之七十五。

他张了张嘴说:“你快走”他对角落里喝酒的男人说。

那个男人笑了笑,并没回答扁鹊,而是拿着酒瓶对大汉说:“哪里人?”

大汉还没答,一个比较瘦小的人便说:“我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龙虎寨。”

“哦?李某可听说,那个寨子被人灭了。”他拿着酒瓶低着头说。

“呸!那都是假的,幸好老大机智,带着我们一半的人跑了……”那个瘦小的人被大汉瞪了一眼便不敢出声了。

“这样啊”他忽然冷了脸色,站了起来:“我李白今天便要替天行道!”

扁鹊愣在了原地,哈?他就是李白?几年前灭了最大帮寨的李白?

扁鹊有些震惊,但随后便拿着药瓶毒药站到了李白的身后,颇有种随着将军上战场的感觉。

一柱香后,扁鹊愣愣的拿着药瓶看着倒在地上的众人,自己……还没出招呢……

然后李白回头对扁鹊笑了一下,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扁鹊:“……”

他急忙跑过去看了看他,睡着了……睡着了……

论扁鹊此刻的内心阴影面积。

但还是无法,毕竟他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于是便把李白拖到了自己的床上,擦去了他脸上的血污,替他盖上了被子,然后回自己的医馆收拾那一地狼藉去了。

扁鹊走后,李白就坐了起来,勾起了嘴角,说:“越人,我找到你了”

〉〉〉

大概长篇类型???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