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圈子.

啊啊小英雄什么的也太美好了吧

【白鹊】夜色撩人

扁鹊有一个偶像,叫李白,虽说并没有见过他,但听传闻说那人单枪匹马灭了一个寨子的土匪,为民除害,还爱饮酒作诗。

从此扁鹊便喜欢他喜欢的一塌糊涂了,因为他的父母貌似就是死在了那伙土匪手里,所以凡是叫李白的伤者到这里治病都不要钱。

因此便有许多假李白了。

不过这里生意蛮红火的,因为这医馆开在了村子的路口,但扁鹊不爱说话,总是冷着一张脸,为人性格怪异,可是他医术高超的很,因此便有许多人来了,但是没有多少常客,大多是形色匆忙的旅人。

〉〉〉

但他的医馆最近总来一位常客。

扁鹊不知道他叫什么,但那个人有一头褐色的头发,像大海一般湛蓝的眼睛,看着你时仿佛会发光,一笑便能勾了人的魂魄。

总之扁鹊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像太阳一样耀眼。

他常常在医馆坐到天黑,总是用一种看故人的眼神,缠绵又热烈,直到夕阳落下才摇着酒瓶晃悠着走,他走之前都会对扁鹊说一句:“明天见!”然后回头对扁鹊笑一下。

不过扁鹊并不赶他走,原因无它。他能帮扁鹊干活,招揽客人,不过一点有些不足————

那个人喜欢拉着扁鹊谈天谈地,还能喝好多酒,从来不醉,就是有些太聒噪了。

扁鹊这样想。

〉〉〉

李白看到一个和他很像的人。

那个人开了家医馆,但脸色从来都是面无表情,话也不多。性格跟那人不符合,但那个人也说过开医馆。

嘛,算了,多观察一段时间,宁可找错也不放过。

李白秉承着这个信念,在扁鹊的医馆每天流连,晚上便四处流荡,见义勇为。

不过最近每天早上自己常坐的那个座位总会摆上酒。

李白第一次看见那酒时略微吃惊,往扁鹊那边望去时只看见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擦着柜子,但耳朵的一点红色出卖了他。

李白看着酒笑了起来。

那人意外的心细啊。

〉〉〉

“小医生~~”

又来了,扁鹊微微的皱起了眉头,随后一抹布丢向了那个褐色头发的人。

不出所料的,没有打中,被他接住了。

“不要这么无情嘛,我还是你的老顾客呢”

不过从来不治病,只白喝酒。扁鹊默默的想,却没有出声反驳。

〉〉〉

其实知道他的姓,因为那人总是“李某,李某”的说,但却不知道他的名,扁鹊问过他的名字,但是那人却只是笑了笑便扯到了别的话题,似乎并不想说的样子。

扁鹊也没有多问,不过暗暗的给他起了个外号“李酒鬼”。

〉〉〉

这天,李白照旧拿着酒找扁鹊唠嗑,扁鹊也依旧是那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忽然“砰!”的一声。

有人用脚踹开了门,扁鹊没说话,但微微蹙起的眉毛表明了他的心情不悦。

“听说,这里有个医术高超的小美人啊!”一个长相粗狂的男人说道。

“对对对!老大我也听说了”一个贼眉鼠眼的人赶紧拍马屁。

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有人说话。

那个领头的粗狂男子看到扁鹊之后吃了一惊:“你是这的医生?”

扁鹊冷着脸没有说话,但穿的衣服已经明确说明了他的身份。

那个人打量了一下扁鹊说:“哟,男的也行,要不要爷让你爽两下啊!”

后面的人便一起笑出声。

言语及其难听,扁鹊冷了脸色,手悄悄的摸上了制作的毒药,一边心里琢磨,用毒药的话胜率大概百分之五十,搭上自己的命的话百分之七十五……

“他们应该是来砸场子的,你快走……”扁鹊还没说完,只见李白忽然放下了酒瓶,看了扁鹊一眼,似乎有安抚的意思。

“你们哪里人?”李白放下酒瓶低着头问道。

“你个小瘪三看不出来啊!我们当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龙虎寨啊"那个贼眉鼠眼的人道。

“哦?李某可听说那个寨子三年前就被人灭了。”

“呸!幸好我们大哥请教了算命的,提前到我们一部分人走了,要不……”

那人还没说完,便被领头的人一眼瞪了回去,那个缩了缩头,不敢说话了。

李白抬起了头,眼底里面滚动着杀意,他拿出那把一直背在身后用布包着的剑,吻了吻剑身,大声道:“我李白今天便要替天行道!”

一柱香后,扁鹊愣愣的看着倒了一地的尸体。

自己……还没出手呢……等等,重点不对,那人……就是自己的偶像李白?!

扁鹊愣住了,回过神来只看见李白拿着剑向自己走来,李白脸上溅到了血,看起来颇为可怕,扁鹊忽然感到了害怕,因为那人眼里还有着杀意!

他站到了自己的不远处,忽然举起了剑,用剑锋撕碎了扁鹊右臂的衣服,然后他看见李白笑了,随后便倒在了扁鹊的怀里。

扁鹊:“……”

他急忙去探那人鼻息,还把了把脉,发现他只是睡着了。

求此刻扁鹊的心理阴影面积。

扁鹊扶了扶额,看着怀中那人的睡颜,叹了口气,将他背到了自己的房间,并拿布轻轻擦去了他脸上溅到的一点血污。

怎么说那人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而且还是自己的偶像,总不能放下不管吧?

扁鹊瞅了瞅自己那破烂的衣服,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却透出一股嫌弃。

屋外还有尸体,他左右再三,还是选择出去清理尸体,不过自己胳膊上的印记李白没有看到吧?想到这个扁鹊忽然停住了脚步,过了一会,又若无其事继续向前走去。

他走之后,坐在床上的李白忽然坐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很开心,他说

“越人,我找到你了。”

〉〉〉

过了一会儿,扁鹊回来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白,皱起了眉头,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犹豫了好久,终于忍不住自己浑身血又掺杂着汗的味道,去打水洗澡了。

扁鹊在另一间屋子放好浴桶,褪去衣服泡了进去,进去的那一刹那扁鹊舒服的简直想呻吟。

而那一间屋子的李白就不怎么好了,他悄悄的睁开眼,起身去找扁鹊,于是就看见了扁鹊洗澡……

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找扁鹊唠嗑!

李白的内心受着煎熬,终于,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

此刻扁鹊正在穿衣服,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偷看。

啊,越人的屁股看着好好摸得样子哦。

啊,奶子也好好看哦。

啊,我家越人真好看。

这是李白的流氓想法。

李白觉得鼻子忽然流了什么东西,摸了一下,哦,鼻血。

鼻血!自己居然看越人看到流鼻血了!

门忽然开了,扁鹊穿好衣服看着眼前还在流鼻血的人。

空气静止,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李白慌忙的擦了擦鼻血,狡辩着说:“我……我流鼻血是因为……是因为……”李白脑子忽然灵光一闪“是因为受内伤了!对对对,受了内伤。”

扁鹊看着眼前这个智障,没有说话,红了耳朵,而李白还沉浸在自己的聪明之中,没有注意这个细节。

“你……看到我胳膊上的东西了嘛?”扁鹊忽然开口打破了寂静。

“啊,你说那个蜿蜒曲折类似蛇的东西啊?”

扁鹊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身子却止不住的颤抖。

“很美。”

李白道。

扁鹊有些惊讶,抬起了头,只看见那人的眸子亮若星辰。

扁鹊红了脸,转身出了屋子,他一直跑到了村子的小河,然后蹲下了身子,捂住了红透了的脸。

一直追着扁鹊跑的李白追了上来,这时扁鹊脸也不是那么红了,便站起了身子,装作看星星的样子。

李白看他这个样子笑出了声音。

扁鹊一听这笑脸又红了,又要走。

“等一下!”

扁鹊听见这话就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样停住了脚步。

李白收起了玩笑的样子,向前走了几步。他的眸子深了,他说

“越人”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失去了记忆,还是单纯的不想见我,整整三年了,从三年前灭了那个寨子就开始找你,不可遏制的想你,反正————”

“我这辈子非你不可”

扁鹊听见这个名字身子一僵,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是满脸泪水,似乎触及了什么记忆,他的头脑开始不清醒,像针扎一样的疼,最后昏迷前只看见李白神色慌张的走过来。

〉〉〉

扁鹊陷入了黑暗,眼前一片漆黑,却又有什么渐渐清晰起来。

他看见爸爸妈妈将幼时的自己给了师傅徐福让他照顾好自己,说学成回家,他便跟着师傅一起救人治病。

师傅将幼时受伤的李白救了起来,自己则对他笑得一脸灿烂。

自己那时话很多,李白话则很少,跟现在恰恰相反。

在自己的开导下,李白话也多了起来,常常对自己笑。

后来自己的师傅徐福追杀自己,他便四处流浪救人。

李白也跟着扁鹊,他们在一起了,恋人。

过着游云野鹤的生活倒也乐的清闲,反倒是李白越来越爱粘着自己,他总爱越人越人的叫自己。

然后画面一转

在一片大火中,自己的父母还在那个屋子里,而李白正好不在,便只身一人去。

后来大火越烧越大,自己找不到父母,昏迷前有一双手将自己托起,外面传来李白撕心裂肺的哭声。

醒来便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

扁鹊看完这些就醒了,看着坐在床边的李白心疼得无以复加,他抬头看着对面他那关心的目光。

哽咽着道:“太白……”

“我在。”

“太白……”

“我在。”

“太白!”对面那人不厌其烦的回答着自己。

“在一起吧”扁鹊忽然说。

“啊?……好好好!越人你记起我啦”

对面那人语气欣喜的像小孩子。

外面月亮圆圆的,星星也出来了。

扁鹊主动吻上了李白的嘴唇,有些酒味,却意外的好闻。

“唔…………”

自是一室旖旎。

真是夜色撩人啊。

〉〉〉

感谢看完的小可爱,其实本来挺短的,写着写着就变多了,爆字数了……

顺便改了一些……

归根结底这对太棒!

或许下个星期或明天更新番外???








〉〉〉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