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夕x

杂食,目前主食白鹊,邦信,云亮

随心情喜欢

不定时更新

不回评论可能只是我话废了

坚守这个圈子.

我喜欢的人玩全世界最好的李白.

【白鹊】我还爱你

大概癌症鹊和痴情白?

〉〉〉

扁鹊静静的坐在医院走廊里,整个人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生气,他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张纸。

急诊通知书,癌症。

扁鹊把那张纸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他走出医院的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外面的太阳还是很大,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晴朗,晴空万里。

他自嘲的笑笑说:"我这种人果然不配得到幸福啊。”

说完之后似乎觉得又有些矫情,他拼命压下心中那快要溢出来的酸胀感,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

李白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提着菜篮子回了家,一路上无数美女为他回头,看见这么一个好看男人居然折了腰去买菜,不由得心下羡慕那个人。

李白浑然没有注意那好几道视线,他回了家,开心的洗着菜,一边想象着扁鹊看到自己做菜的表情,然后傻兮兮的笑了。

〉〉〉

扁鹊站在门前踌躇不前,他知道李白回来了,屋里有灯光照出来,暖暖的。

扁鹊望着里面眼里都是柔情,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闭上了眼,再睁眼时里面一片凄凉。

扁鹊进了门,屋里那人切菜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是急促的脚步声,一边走一边说:“越人!你回来啦。”

扁鹊有些恍神,低低的嗯了一声,心中像是被一把钝刀割了好几下,提醒着自己的目的。

李白发现了扁鹊的不对劲,小心翼翼的说:“越人,你怎么了……”

扁鹊失神的看着李白那在灯光照耀下的脸。

说出来说出来说出来……

脑子里都是这句话。

“太白……分手吧。”

扁鹊说出这句话之后忽然松了一口气,眼眶却酸的要流下泪来。

李白僵了身子,断断续续的问道,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为什么啊!我都这么爱你了……你怎么还不接受我啊!不,不要分手,不要这样……”

李白最后几乎哀求着说。

扁鹊眼眶确是更酸了,心中也涩涩的发疼。

那个人何时这样卑微过啊。

这样想着心中更坚定了那个想法。

“李白,记得拿上你的行李。”扁鹊听见自己说,他努力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有颤音。

对面那人身子还是僵着的,却不说话了,良久,听见门声轻轻响起。

那人走了。

扁鹊终于抬起了头,眼圈一片通红。

他走到厨房里看着那没有做完的菜,颤抖着拿筷子去夹 却连筷子都没有拿稳,掉了下来。

扁鹊茫然的看着只剩自己一人的房间,空荡荡的不习惯,屋子里还留着两人生活过的痕迹,茶杯还热腾腾的冒着气。

那人没拿走行李。

扁鹊再次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眼泪划过嘴角。

“什么啊李太白,真难吃……”

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

李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

家里没有人,还是走之前的模样。

李白看着那摆放整齐的花瓶忽然烦躁,他伸手摔了花瓶,又觉得不够,又打碎了鱼缸,满手的血,却不及心里痛的厉害。

他将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也没有包扎伤口,任由它淌着血。

“越人啊……”

天终于黑了。

〉〉〉

一个月后。

李白失神的看着日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自己已经一个月没看到他了。

他望着满地的狼藉忽然笑了,他想到扁鹊见自己的方法了。

他伸手将地上的碎片拾起来,割断了自己手上的血管,然后他打通了电话。

那人接了电话,绵长的呼吸听得李白忽然就想哭了,他沙哑着嗓子说“越人,我要死了。”

然后他挂了电话,他不知道扁鹊会不会来救自己,他赌了一把,赌的命。

〉〉〉

扁鹊听着手机里机械的嘟嘟声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两秒之后他忽然发疯的冲下楼,他不知道那人会干出什么傻事来。

他举起电话反复的拨打着那个电话号码,始终无人接听。

扁鹊急得眼睛有些红,他急忙开车,绷紧了身子体现着心中的焦急,然后默念着那人不要有事。

扁鹊三分多钟就到了,闯了无数红灯,超了无数辆车,他颤抖着打开门,里面鲜红的血液灼伤了扁鹊的眼,他发疯着打了120,说着地址和情况,然后他看见李白睁开了眼。

“越人啊,你还是来了……”

〉〉〉

救护车到了,扁鹊抓着李白有些冰冷的手,旁边有人处理着伤口,他们这里没有血液,扁鹊便说输自己的血,O型血,万能的,扁鹊忽然庆幸,幸好自己的血型是这个。

看着那人脱离了生命危险,扁鹊终于松了一口气。

〉〉〉

扁鹊看着病房里那人苍白的脸,心窒息的疼痛。

“李太白!你闹够了没有!”

李白听见这话僵了一下,然后他扬起了一抹灿烂的微笑,只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悲哀,他说“不够 永远都不够。”

扁鹊身子有些颤抖。

“太白……放手吧放手吧……”

“不要让我们最后的结果那么难看。”

扁鹊说完这句话之后病房里忽然没有了声音,良久,听见李白说

“可我放不下啊,我是如此的爱你”以至于超过了自己的生命。

“别笑了,别笑了……”扁鹊踉跄着上前走了几步,想伸手摸李白的头,手伸到一半却又放下了。

“可你说过喜欢我笑的样子”李白这么说着却不再笑了。

扁鹊忽然抬起了头,两个人红着眼圈的样子颇有些嘲讽。

不知道谁先呜咽了一声,然后病房断断续续的传来哭声。

“我爱你……越人……我爱你”

“我也是……我也是”

〉〉〉

不想虐了,大概算甜?应该……

还有实在对不起!上星期因为有事情没来得及更,那个肉我先放一放,抱歉啦。





















评论(6)

热度(32)